网络免费小说联盟

传播聚变的形成机理与生成条件

谭天论道 2018-04-24 16:52:03

系列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以下简称《舌尖》)的播出使得“舌尖体”成为话题焦点。《舌尖》引发的蝴蝶效应也从荧屏走进现实生活,纪录片中的食材热销,各种新兴媒体开设“舌尖专题”,网络上悄然流行起“舌尖体”。《舌尖》为何能产生如此大的轰动效应?笔者结合核物理理论解析这种传播现象,并称之为传播聚变。


传播聚变的形成机理


在核物理理论中,核聚变是指由质量小的原子,主要是指氘或氚,在一定条件下(如超高温和高压),发生原子核互相聚合作用,生成新的质量更重的原子核,并伴随着巨大的能量释放的一种核反应形式。在总导演陈晓卿看来,《舌尖》远不止是一部“吃货圣经”,而观看《舌尖》也不应该单是“吃货”们的狂欢。他认为,文化是纪录片的精髓,纪录片应有别于美食栏目,《舌尖》的拍摄和制作的初衷是人们对食物的敬意,观众在感受到美食的同时,更应感受到人们对生活的热爱。

    跳出餐桌看文化,冲出“舌尖”谈传播。网络、微博已经不是传播领域的新话题,饮食文化也是社会系统中的常见客,然而《舌尖》的传播系统和社会系统中两个看似常见的内容,在某种条件的影响下,发生了共振,使两个系统相互反应,生成了范围更广、影响更深的传播效应。对此,我们结合多级传播的模型来解释。

    在传播聚变中,大众传媒传递信息给受众,受众之间又有相互的影响流作用,使整个传播过程产生了剧烈的反应,社会系统在此过程中产生了与传播系统频率相同的振动,即两个系统产生了共振,因而产生了巨大传播力。

另外,《舌尖》从创作理念上分类,是典型的“小题大做”。纪录片内容发掘的是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题材,虽然切入点“小”,但却“以小见大”,反映和展示了中华民族深厚的人文精神和源远流长的民族文化。看似非常平凡的话题,却引发了如此大的传播效应。

    本文试图通过研究《舌尖上的中国》这种传播聚变的现象,找出传播发生聚变的条件。是什么样的条件使得传播系统和社会系统发生共振,致使传播发生了质的飞跃,产生了传播聚变?而传播系统和社会系统发生共振的临界条件又是什么?


传播聚变的“热运动”


    热核反应也叫原子核的聚变反应,主要是指参与核反应的氢(氕)、氘、氚、锂等的氢原子核,从热运动中获取必要的动能,从而引起的聚变反应。那么在传播聚变中“热运动”又是什么?

    1. 广泛而又深远的主题

    “民以食为天”,美食,既不是抽象的意识形态,也不是严肃的道德教化,只是反映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有调查表明:一个人的味觉习惯与6~12 岁时的饮食习惯和胃蛋白酶有关;而中国人的饮食文化与耕种文化与农业社会有关。味道与家紧紧相连,无论是每个故事中牵动着的“小家庭”,还是心中的“大家”,《舌尖》的选题具有普适性。《舌尖》系列的播出,不仅揭示了人与自然的关系,更是将饮食文化中“五味”哲学蕴含其中。卓玛采摘松茸后把菌丝掩埋好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写照;追逐花期的采蜂人既遭受着风餐露宿的苦,却也享受着家人陪伴。对环境的保护、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以及为人处世之道无不处处渗透在《舌尖》中。

    2. 互联网的群体极化效应

    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为《舌尖》发生传播聚变提供了第二个充分条件。随着时代的发展,网络已经成为人们获得信息的重要来源之一,其辐射面和渗透力还将不断扩大。社会心理学家认为,通过群体讨论,无论最初的意见是哪一种倾向,其观点都会被强化,称之为群体极化效应。①网络具有典型的开放性,这使得在短时间内,就能吸引大量的人群聚集讨论;另外,网络还具有强烈的互动性和实时性,人们在激烈的讨论中不仅有着从众心理,还总希望自己更加出色,最终将原有观点推向极端化。《舌尖》不仅引发了“吃货效应”,而且引发了“味道引起的乡愁”的热烈讨论。这些内容都在互联网的群体极化效应中酝酿发酵,为传播的聚变提供必要的能量。


传播聚变的“动能”


    软件上,具备了广泛而深远的主题 ;硬件上,具备了互联网的迅猛发展,这不足以构成传播聚变。在核聚变中,除了有热运动外,提供必要的动能才是关键。使传播发生质的飞跃的动能来源于受众,受众的热议是传播聚变发生的临界条件。

    《舌尖》为何得到受众的热议?笔者主要从受众行为学理论——“使用与满足”来分析。“使用与满足”研究把受众成员看做有特定“需求”的个人,把他们的媒介接触活动看做是基于特定的需求动机来“使用”媒介,从而使这些需求得到“满足”的过程。著名传播学者麦奎尔对电视节目的调查研究表明,虽然各类节目提供“满足”的不同特点,但它们有着四种共同的基本类型:心绪转换、人际关系、自我确认和环境监测。

    1. 理想与现实的碰撞:心绪转换

    《舌尖》呈现给我们的是诱人、淳朴、人文关怀、故乡的回忆,那是我们的理想;生活呈现给我们的是地沟油、农药残留、激素、转基因食品,那是现实的生活。当然,两个“舌尖上的中国”都不是中国饮食的真实写照,真正的生活远比两个“舌尖”更复杂和多元化。受众在观看《舌尖》的同时,“逃避”着日常生活所面对的食品安全问题,带来情绪上的释放。

    2. 人文关怀与社会认同:人际关系需求

    在人际关系的效用中包含“拟态”人际关系和现实人际关系。“拟态”人际关系是指观众对节目中的人所产生的“熟人”和“朋友”的感觉。《舌尖》系列在内容的选题上,立足美食,取材于普通大众的日常生活,探讨的是人与自然的接纳与馈赠。无论是第一季的朴实勤恳的挖藕人,还是第二季追逐花期、奔波劳累的养蜂人都是最普通最真实的劳动人民的写照。这些都使得观众感到既亲切又熟悉。另外,在现实人际关系中,受众通过观看《舌尖》与身边的亲人、朋友谈论节目内容,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发表观点,进而形成互动话题,从而融洽家庭关系,建立和拓展社交圈子,获得社会认同感。

    3. 价值观的梳理与定位:自我确认效用

    自我确认是指电视节目中的人、事或者冲突矛盾的解决方法,可以作为观众自省的参考标准,从而起到对自身行为的反省,并协调自己的观念和行为。《舌尖》通过精心选材,呈现出的中国几乎超越意识形态和地域、阶层差异,从而成为被国人普遍接受的价值共识。《舌尖》系列不仅是后现代主义者对现代生活方式的控诉,也是爱国主义的新表征,是对大好河山的礼赞 ;不仅使西方文化热爱者惊诧于叙事者视角的普世和国际化,也是传统文化论者珍视家庭等价值,敬畏自然和传统的表达。

    4. 真实生活与社会变迁:环境监测

    麦奎尔发现人们通过观看电视节目,获得与自己的生活或直接或间接的种种信息,以便及时把握环境变化和时代的变迁。就纪录片而言,它既是现实生活的真实反应,也是对现实生活创造性的呈现。观众们通过《舌尖》不仅看到了各民族、各地区人民真实的生活面貌,也看到了由于社会变迁带来的问题。比如云贵高原苗家的调味品正是留守儿童的写照,达斡尔族人捕鱼的故事也反映出经济发展对生态平衡的破坏。

    任何一个传播过程都有一个周期,《舌尖》播出后的“热”效应将会如何发展还有待继续观察和研究,但是我们可以大胆推断,当传播系统与社会系统满足发生共振的条件,即可产生强大的传播能量。伴随着社会的发展,媒体的进步,传媒人可以用更多的实践去检验传播聚变这一理论。 


注释 :

①郭庆光 :《传播学教程》,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 年版,第 180 页。


原文《传播聚变的形成机理与生成条件——从〈舌尖上的中国〉说起》新闻战线2016年第7 

链接《新媒介生态下的电视传播模式——以〈百家讲坛〉为例》《国际新闻界》2009年第7期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a348770100f5wn.html



Copyright © 网络免费小说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