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免费小说联盟

编剧贾东岩、武瑶:编剧行业是冒险家的乐园

编剧文艺 2018-06-19 16:31:19

点击上面蓝字 编剧文艺 ▲ 关注






“别的剧都因为IP有加成,我们这个剧反而……”


我们能和贾东岩、武瑶两位编剧坐下来聊聊天,原本是因为《人生若如初相见》在腾讯视频上线了。这部剧的上线过程一波三折、磕磕绊绊,因为原著《迷雾围城》闹过“侵权”纠纷;因为网台联播最终变为了纯网播放的“网剧”;比起剧名《人生若如初相见》,还有不少tag打着“人生若只如初见”与“人生只如初相见”的,分流了不少话题量。


是一部难得为IP所累的剧。



不久前,贾东岩才在热议综艺《演员的诞生》里刷过Boss团,武瑶则因为被电视剧《莫语者》欠薪,惨变无知制片方口中用符号骗字数的“三角小姐”。


风波不少,但在两位见惯风浪的编剧面前,不少原本该有的戾气都在谈笑间灰飞烟灭。唯有聊起剧作,聊起这个行业的乱象与未来,滔滔不绝。比起在网络上唯恐天下不乱的“八卦、嘴炮、带节奏”,听编剧讲故事其实有趣很多。


在贾东岩的口中,他与武瑶、与其他“原住民”“外来者”,统统都是编剧行业中的闯荡者,正是因为这个行业如十里洋场,有变数有奇迹,才成为了冒险家的乐园,教人甘之如饴,停不下来。



IP有多少价值?



《人生若如初相见》在一开始就背负了原著粉丝抵制的压力,终于也在今晚达成了累计15亿的前台播放量。VIP用户可以看到26集,而观众、剧迷,可能早已不仅是开播时就追剧的那一批。


“一开始我们每天看微博下面都在问男女主什么时候圆房,演员粉也比较多,到现在已经开始跟我们正经讨论历史事件和剧情细节了。”两位编剧每天在微博与剧粉热烈互动,至今已经成为除演员之外第二个引流的重点了。



那么IP为何会在这个时间点被无限放大?


首先,在互联网影视时代,因为互联网的无限容纳性,对影视剧的需求量暴增,影视行业也成为资本眼中的香饽饽,原本应该奉行“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如今却不得不接受大量跨界者的涌入。如何涌入?IP就是这块敲门砖。


“这些外来资本势力,手里有斧子,没食材。不把斧子的价值夸大,怎么来骗食材?”


在贾东岩看来,第二个原因,就是因为影视行业的钱一直也没有什么活络的出口,现在算是被出版业把局做大,把整个影视行业的钱都赚跑了。


“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都有IP改编,唯独现在的中国。你说演员价格虚高,其实IP价格比演员价格还虚高。”



冒险家的乐园



身处行业这许多年,贾东岩和武瑶都看尽了IP的起落。


左图:编剧贾东岩;右图:编剧武瑶


贾东岩回忆着,最初人人都想趁着IP便宜屯上一大堆,但是每年真正能消化多少?就算市场能消化,制作公司每年的项目制作能达到四五个已是上限。买了几十上百个IP,几年下来无非就变成无法变现的不良资产,要消除这些不良资产,许多编剧原创的故事,都强行被贴上IP的标签,“所以不少书粉投诉一部剧和IP不一样,改得面目全非,其实不是这么回事儿。就是为了表面看上去,把屯着的IP消耗掉了。”


IP盛行,挤压行业空间,无形中降低编剧价值,就连网文写手也纷纷入行“抢饭碗”。


“现在市场的编剧数量大概是五年前的十倍吧。”


从前的编剧行业都是一个编剧在做项目的时候邀请一些同行来帮忙,武瑶戏称为“像传销一样发展下线”。现在流行编剧工作室之后,组团工作就会越来越多。


贾东岩和武瑶则是属于“上海纸堡影视文化工作室”,贾东岩很清楚地记得是在2015年12月3日注册,“纸堡”一词来源于他非常喜欢的漫画家手冢治虫的一本自传漫画《纸堡》。手冢治虫在这本漫画中将每个故事创作者的创作心态形容为一个纸做的城堡,在其中可以经历不同的历程。能像手冢治虫这样时刻充满创作乐趣,一直不停地创作,不停地尝试全新风格,该有多好。



曾经开启“清穿小说”时代的《梦回大清》作者金子,前两年亲自将自己的另一部小说《我不是精英》改编为同名都市言情剧,颇有“80后婆妈剧”风格,由雷佳音、邓家佳出演,哪里还能联想到《梦回大清》?


《甄嬛传》作者流潋紫,也是被贾东岩誉为很擅长描绘画面的作者,并且描绘得非常精准,所以当《甄嬛传》搬上荧幕的时候,并没有一般意义上文字到影像转变的障碍。


再比如低调的常江,如今已经成了《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三国机密》这样的优质三国剧专业户了。


“有了不同人的入行,这个行业的生机会更强,如果他们都不进来了,可能编剧的品质反而会恢复到之前的某个低阶阶段,但是真正的变数就没有了。真正有能力的人,为什么要害怕变化?”



编剧的私心



“接《人生若如初相见》这个项目是为啥?为了钱,哈哈。当时我正在和田中芳树先生谈《奔流》的改编权,所以需要一笔钱。”


贾东岩直言不讳,2015年12月接了这部剧,2016年3月就要开机,合同写明3个月完成。是个不错的短期项目。编剧亦凡人,能够工作与爱好两不误,岂不更好? 


如果接戏,无论编剧还是其他制片方,谁都希望可以做“冒险性质比较强,以前没有人做过的”类型,一种自我挑战。



比如贾东岩在各方安利的、改编自麦家原著的《风声》。经典的原著,也有经典的电影版改编,到了电视剧版,贾东岩独挑编剧大梁,从2016年10月开始,做足八个月。这是一个将七位主角放置在一栋宅子里的故事,与《和平饭店》那种多出口的逃生故事又不同,这次是一个七人共处一室的密室生存故事。


“我用了城平京《虚构推理》的那种概念。”


从来不看网文的贾东岩更爱经典著作,推理小说是自成体系的一类经典,而日本推理轻小说又是其中一类典型,《虚构推理》中不断发生的意外反转,是贾东岩挚爱的方式,他“私心”将其植入了剧版《风声》之中。



“其实我们经常接到一些不是很感兴趣的工作,这个时候你必须‘夹带私货’,不然会很无趣。”


原创也是改编自“历史”,贾东岩很“皮”地在微博上用《人生若如初相见》的女主秦桑,“隐射”过对陆小曼的故事很有兴趣。



民国的故事并不难写,在古代现代可以有的所有影视类型,都可以出现在民国时代,但民国的气质之所以独特,是因为它是中国历史上鲜有的一种文化大融合的时期,西方文化思想传入中国,有了许多新青年,与其说是朝气蓬勃,不如说是思想放飞。读书写文的人,不管是否看得上那个混乱时期,多少对民国有些“情结”。


“剧里面的六叔会给秦桑看一本书,里面有三首诗,那就是徐志摩的三首诗。一首叫《毒药》,说的是国家已坏,需要一剂毒药直接毒死后才能获得新生;一首叫《白棋》,说的是所有人需要坚定同一个共同信仰,才能向同一个方向迈进;还有一首叫《婴儿》,用一个母亲的分娩过程,来形容一个民族经历痛苦后的重生。”


编剧们“夹带私货”的乐趣,结果可能是那些把电视剧当做霸道总裁小言来看的人,所无法理解的。


“要写好爱情主线也不容易,时间不够去琢磨,我们就用了另一种致敬《北平无战事》的风格去写,给角色注入了对祖国统一的思潮斗争,以及特定时代背景下的典故,变成了民国政治剧。”



与贾东岩聊天,无论任何问题,最终都会变成静静倾听对方的文化讲座,这位“70后”资深编剧兼注册拍卖师,在一个如民国般文化碰撞的互联网影视新时代,也以无惧一切冲击的姿态在前进。


就像他形容过自己参与《演员的诞生》时的感想,或许也是他对眼下这个时代、眼下这个编剧行业的想法,“有的时候,它一定是像一条大河一样,里面既有清水也有浊流,你不可能控制,如果真的只是清水的话,那它就永远是静水,甚至是死水,而只有清浊俱下,都在一起的时候,才能汇成一股洪流。”




Copyright © 网络免费小说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