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免费小说联盟

血亲(八)

轻言微语话天下 2018-06-19 12:43:59

“秋水,你跑!”秋苗庄重地盯着妹妹。

“跑?”秋水疑惑地重复这个词。

跑!”秋苗肯定地说,“我想过,你直接从这儿坐车去市里,市里有火车,然后坐火车去省城,省城大,好藏身。”

哥,”秋水心里慌慌地,不知道说什么好,犹豫了一阵才又开口,“我走了,妈怎么办?”

妈应该不会有事,这次跌倒也是长期亏出来的毛病,我会好好照料妈的。再说,算年头,妈,就快不用……。”秋苗安慰妹妹。

“我想回去看看妈。”秋水咬着嘴唇看着大哥。

不!不行。”秋苗没有丝毫犹豫就拒绝了秋水的要求。

可是,哥,……。”一个“跑”把秋水的心揪得矛盾不已,她害怕母亲所遭受的一切。可也许那种害怕因为缺少实在的体验,还不足以让她立即产生出拔脚而去的勇气。对母亲身体状况的担忧,以及她逃走后家里人会遭遇的刁难,更是一分分拖弱她跑的决心。

秋水,这些钱,你拿着,等会儿回去就收拾东西,今天就走,我送你上车。你不要再想了,现在妈病倒,没时间让我们慢慢计划,万一三舅来家里看妈,你想跑可就难了。”

想到三舅的泛着油亮的脸,十五晚上那笼着红光的景象就出现在秋水面前,一种奇异的恐怖像从脚上的地面突然长出来,攀着秋水的身体缠绕不休。秋水,终于点了点头。

“秋水,出去以后你就只能靠自己,外面的世界跟咱这儿怕是不一样,你凡事要小心。”秋苗对妹妹离开这里以后的安顿就只有这么一句话。他想象不出外面世界的样子,不知道妹妹会开始怎样的生活,心里只就一个念头,就是让妹妹赶快离开这里,逃开母亲半生所经历的那种生活。

秋水紧紧地捏着大哥塞给她的钱,像是捏着她的未来。手心里的触感,让她感觉到真实可依,而小小的那么一卷,又使她感觉到那点儿依托过于单薄。

兄妹俩往学校的方向走着,心照不宣地把脚步摆稳,少了出来时的急促。两个没出过远门的年轻人,并不十分清楚废除粮票,出行自由那些相关政策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不知道自己无意中得了一点儿天时地利,不然因为没有粮票和村上的介绍信,秋水估计连县城也出不去。

秋水和哥哥再返回学校时,已经是下午上课的时分。她带着秋苗绕过教学楼直奔宿舍,打开门进去拖出自己铺脚的小木箱,小箱子就那么大,装的不过是些衣服和常用的小件,秋水却怎么也收拾不好。

秋苗看着秋水收东西,并不催她。等她终于打好一个包袱,伸手接过来,走到门外等她。

站在铺前的秋水一眼一眼地打量这个自己住了快两年的宿舍,平日里的欢腾笑语嘈嘈切切地四处钻出来涌向她胸口。她在面前这个窄窄的铺板上做过很多关于未来的梦,那些梦,有些通过书里的世界,有些饱含了不可预测的向往。不管是哪一种,她都可以确定一点,那就是:不同。与自己从小到大的生活不同,与母亲的生活不同。

如今,她的生活仍是“不同”了。可这种不同,是没有料想过的,用一种仓皇逼迫的面目,突然把她拽到一条模糊不清的路上去。可,顾不了那么多了。

秋水留了张条,告知宿舍的小姐妹,她回家去探望生病的母亲。然后,走出了宿舍。她出来的时候,第一节课的下课铃刚好响起,远处的教学楼开始发出声音,“嗡嗡嗡”的,再渐渐大起来。秋水听着熟悉的声响,知道教学楼很快就会“吐”出人影来,由慢到快。

这些景象,也许,从此与她再也无干。

秋水跟着秋苗,低着头往外走。

秋水!”一个熟悉而又急促的声音响起来,接着便是腾、腾、腾的脚步声,跑过来的是唐大林,“秋水,你?回去?”他指着秋苗手上的包袱疑惑地问道。

噢,回,回去,看看我妈。”秋水没想到会遇到他,有些慌。

婶子病得厉害?”乡亲之间,孩子们通常对女性长辈的称呼婶子或是大娘。见秋水打起包袱,唐大林脸上神色严肃起来,转脸询问秋苗。

秋苗没吭声,点了点头。

药,买到了?”唐大林接着问。

秋苗还是没说话。秋水赶紧止住唐大林,“我们急着回去,回来再说,你记得跟班主任老师再说一声,就说,我,我妈病了,我回去照顾。”说完拉了秋苗快走。

唐大林嘴里“噢”了一声,看着秋水转身走出去,心里隐隐觉得奇怪,可又说不上哪里奇怪。愣了一阵神,上课铃响了,他又回了教室。进了教室,他又想到,忘记问秋水什么时候回学校。

出了校门的秋水和秋苗往车站走去。

你要把钱装好。”

姑娘家,出门警醒点。”

……

要是,你就,还回来。”

秋苗半晌想起一句,就嘱咐妹妹一句,这些话被他们全被踩在了脚印里。

这里的四只脚往不确定的未来去。他们并不知道,另外的四只脚,正往家里走,那是秋光与三舅。

秋光知道秋苗出门。先开始他是相信秋苗给妈买药的话的。午饭早早就吃了,吃完他坐在家里内心却是越来越不安。他站起身来找事做,钻进牛棚里处去收拾,又无头绪地在自己屋里翻找,找出几本入门功法的书和小法器,归置来归置去,不知道自己是要往哪里安放。直到有一个小铜螺掉在地上,“笃呜”响了一声后,他才醒过来,自己该去找三舅。

到了三舅家进了屋,并没看清三舅在条案上忙什么,他急急地把母亲早上昏倒在地的事说了。三舅问了详细情形,脸色并不太好,半天才说:“最后这一节时日,但愿不要闹出乱子。”说完,到柜子里收拾东西,裹了个小包袱,“走,回去看看你妈。”

秋光感觉到三舅有点儿急,步子迈得自己都跟得吃力,心里也发起急来。不过,到自家村边时,三舅的脚步又缓下来,像在想什么。

你大哥,在家?”

哦,没在,一早出门说是进城给我妈买药。”

买药?买什么药?你妈的毛病吃药管什么用!”三舅哼了一声。

这句话让秋光恍惚猜疑自己不安的原因是因为大哥进了城?秋光开始想大哥进城能买什么药。

三舅在前面走,秋光在后面跟,四只脚虽然放慢了还是快,很快就走进院门又进了母亲的屋。

坏了!”刚踏进屋的三舅就叹了一声,往炕边窜过去。

跟在后面的秋光只觉得屋子里有股怪味,仔细辨别觉得有点像青蛙产卵的绿衣被翻起在河边晒过发出来的味道,不过,还多了点辛味。他更仔细地辨别这味道,也往炕边窜走。走近了,他才看到,母亲的嘴角、胸前,枕头上,一片一片乌绿的污渍,而母亲,双目紧闭。

妈!”秋光叫道,心里紧张又害怕,并不去看旁边的三舅打开带来的包袱里装了什么,潜意识里不安地认为三舅的忙碌只怕是徒劳无功。他,第一次感受到那些由来向往的神秘背后隐藏有恐惧的力量。

(未完待续……)


点击标题阅读前文:

《血亲(一)》

《血亲(二)》

《血亲(三)》

《血亲(四)》

《血亲(五)》

《血亲(六)》

《血亲(七)》

微信:QYWY_htx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


这里除了文字,还有梦想!

说明: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Copyright © 网络免费小说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