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免费小说联盟

言情大神秋夜雨寒力作《君不离》,带你领略三生三世的爱恨情缠!

小说阅读网 2018-06-19 16:30:39
言情作家秋夜雨寒,被誉为小说阅读网“言情小说人气女皇”,其代表作“三生三世”系列,累计创造网络十亿点击,俨然已经成了这个时代穿越言情的符号,被奉为永恒的经典。

三生三世来爱你,跨过千年为君荣。

谈一场曜日大兴,谱一世细雨乌蒙。走进乌蒙国的蒙蒙细雨,感受大兴王朝的繁华盛世,品味俗世众生的喜怒哀乐。

下面就让我们一起回顾一下属于这“三生三世”的爱恨情缠~

关键词:《若爱只是擦肩而过


精彩回顾

原以为只是一场游戏,却种下了痕。在漫漫时间中,发了芽,再回头,已是花开。不敢去爱,却遇到了爱。若人生是一场戏剧该多好,若爱只是擦肩而过该多好……

叶凡被林希晨的感情愚弄,一气之下跳崖。名字不变,身份却变了,成了大兴王朝叶王府的千金。

十七年后,叶王府鬼灵精怪的小姐叶凡再一次遇见了林希晨,而此时的林希晨也并非彼林希晨,他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傲林山庄的少庄主,更是清风剑的传人。为着一场江湖阴谋和朝廷争斗,叶凡无奈嫁给了林希晨,成了世人仰慕的少庄主夫人,却因此无法逃开-个个情敌的视线。当她无可救药地爱上他时,他的身世也随之浮现。他用了四年时间思念,她却用了四年时间忘记……

如果注定要三生三世与他相恋,她又如何逃得过?

关键词:《跨过千年来爱你


精彩回顾

白敏,一个现代女子,无意中回到了千年之前的大兴王朝,以慕容枫的身份嫁给了当朝的四太子司马锐,一个顽劣不堪的男子,相识、相知、相恋,冥冥中注定的天意可否让真爱不悔,能否不枉这千年而来的约定……

白敏无意中因一串手链跨过千年成为大兴王朝的慕容枫,嫁给顽劣不羁的四皇子司马锐。

这一嫁,是否辜负了这灵魂与身体的主人?

两人从初时的无意,到慢慢的相知,最后走向相守。
一场意外,让这段姻缘化为一场秋梦。

而白敏终究抵不过内心思念,躲不过爱人梦中的声声呼唤,舍下所有,再赴千年之约。

而这舍弃一切的无悔情深,却始终波折不断……

与君相约,缘定三生。跨过千年,可否不辜负今生?

关键词:《终难忘


精彩回顾

不信三生一定为你,这一生,就是为了忘记你,忘却那一生的迟疑彷徨,忘却那一世的痴情相许,用这一生放弃天意所许,只因爱你,太苦。

一句戏言,苏莲蓉成为了丛意儿,从现代回到以前。
飞扬跋扈、愚蠢至极的丛意儿是当朝重臣的次女,并即将成为皇子司马溶的王妃。她初遇司马溶却遭推入荷花池淤泥中,受尽嘲弄,这命定要嫁之人根本不将放她在心上,她不过是替美丽姐姐丛惜艾保住利益的棋子。

当丛意儿再遇冷漠轩王爷竟惹牢狱之灾……

司马逸轩,手握实权,秉性冷漠的轩王爷,从最初的抵触和猜疑到深深爱上意儿。国事在前,逸轩诈死,却难舍对意儿的爱意。他易容与之相伴,目睹意儿的一往情深,只是当丛意儿看到依然活着的逸轩时却无法接受,绝然放弃。

国事为重的太上皇一再破坏二人的交往,甚至以意儿性命相逼,司马溶爱上了意儿允诺一生只娶她一人。
几经波折,几遭误会。

"大兴王朝容不下意儿一个弱女子,朕就容不下这大兴王朝!"逸轩在王朝和意儿之间究竟如何取舍?意儿能否原谅逸轩一再的欺骗?红烛下相偎相依是否真的是一生一世的再不分离?


今天为大家介绍的是一部比《花千骨》更痛的相爱相杀,比《琅琊榜》更难的别后重逢,上承《跨过千年来爱你》《江山美人》下启《终难忘》的言情大作——《君不离》。




君不离
原名白首不相离


精彩抢先看

初相识,他说:本公子最恨被人骗,尤其被你这样不堪的女子欺骗!


被欺负,他说:要是有人敢动你一根头发,我指定让他从此夜夜噩梦不醒生不如死。

离开时,他说:你若真打算离开,先取了我性命,免得我走遍天下找你。


再相遇,他说:清酒一杯闲聊几句,是最快乐的事,你在这里,我很欢喜。
   
从出生那一刻起,她就是个配角,姐姐娇艳于人前,她寸步不离娘亲。

为了保住姐姐的清誉和婚姻,爹娘让她去阻拦一个迷恋姐姐,却又是姐姐真正心仪的男人。

明知道他厌恶自己,明知道自己只是陪衬姐姐的绿叶,她却要用尽一切心机和可能接近他**他欺骗他并且最终嫁给他。

姐姐的婚姻,家族的荣耀都重归旧时,唯独她背负所嫁之人的不耻,姐姐的满腔恨意怨责,以及婚后不明不白的休书,父母不肯接纳,夫家急于撵走。

不管爱或者不爱,她不得不为了自己可以活下去再一次谋爱。这一次,就算是天意注定她是个孤独到老的命,她也要硬拗过来,而且要拗的有理有据,风风光光!

他,真心所爱的究竟是哪位?她,能否与所爱之人白首不相离?种种过后,能否真的毫无痕迹?

本书依然延续作者以往的风格,“欠揍贵公子”变身“完美相公”、“路人女主”成长为“国民女神”,只是它比同系列其他故事更加现实。正如许多读者所说,那个大兴王朝、乌蒙国,似乎真的在历史中存在过,每个人都是那样鲜活,每件事都是那样现实,每一个情节发展都在牵动着我的情绪,让我们不由自主地与他们同悲同喜。

第1章:莫名其妙的责打1

冼府,夏日骄阳似火,炙烤的院中参天的大树都萎靡了叶片,青郁的叶片全部耷拉着,阳光轻易穿透过层层的绿叶落在根本看不到人的院落里,青石板铺就的路面反射着太阳耀眼的光,走在上面有烫人的热气灼痛双脚。

“紫芫,我热!”一个相当不耐烦的声音在院落中响起,略微有些尖酸刻薄,抱怨中充满了恼怒,“这群粗手粗脚的奴才们,这是打算活活气死我呀!扇个扇子也不会。”

跟在说话这人后面的两个奴婢脸上也是汗水如雨下,热的脸上通红,手上的扇子一直不停的在扇动,怪不得她们这般用力却被责骂,实在是太热,连扇子扇出的风都是热的。

“母亲,太阳太毒了,您树荫下歇歇,别到处走了。”冼紫芫跟在母亲后面,一脸的无奈,从一个伺候母亲的奴婢手中接过扇子,一边给母亲扇一边劝阻,同时用眼神示意两个奴婢略微跟的远些,只余一个和她同行的奴婢模样打扮的年轻女子与她同行在母亲身后。

冼夫人回头瞪了女儿一眼,“你就是缺心眼,我要是不到处走走,这府里发生什么事我如何知道?这些奴才们巴不得躲在房内偷懒,要不,就颠颠的去小贱人那讨好,你爹是不是又去那个小贱人房里去了?真是不听劝告,自古红颜多祸水,娶个怎样的小妾不成,偏偏要个这样的破落货!”

冼紫芫下意识瞟了一眼院落西边新装修的一处小庭院,那里是父亲最近新娶进门的爱妾婉卿的居所,自打这位京城有名的红牌琴师嫁入冼家,母亲就没安生过,恨不得时时刻刻呆在院落里,瞪着院落里所有的人,稍有风吹草动必定是大闹一场。

父亲碍着母亲娘家的权势不予理睬,如今男人三妻四妾的又不是什么大事,自己母亲的娘家也对此事装作不知,只要冼夫人仍然是冼家的正房,冼夫人的长子冼建安仍然是冼家的唯一香火,全部财产的继承人,冼夫人娘家就不会上门理论。

“关府的老太太生病,这两日爹爹都是带着姐姐过去拜望。”冼紫芫也不能确定父亲是带着姐姐去关府拜望关老太太还是就呆在爱妾房内,只得含糊其辞的说,“为这,关家长子还特意从外面赶了回来,爹也是心疼您身子不好,不然,您也要跟着一起去的。”

冼夫人总是觉得打心尖里烦,燥热难耐,听女儿这样讲,立时不耐烦的说:“你就在这儿替你爹圆谎吧,他哪里有心思理会关家的事,别拿这些无用的言语糊弄我,你爹那个老东西何时想着带我外出会客?若是有我跟着,那个小贱人哪里可能得了机会讨了你爹的便宜!你去那里瞧瞧,要是你爹在那,就和他说我快要死了,让他过来看我一眼,免的我死了都看不到他一眼。”

冼紫芫在心中叹了口气,把扇子递给一直跟在自己身侧的奴婢小春,“小春姐,你先陪我娘到树荫下坐坐,我去那个院子里瞧瞧。”

第2章:莫名其妙的责打2

奴婢小春是冼夫人当年的陪嫁丫头阿仪的女儿,冼夫人嫁过来,担心阿仪年轻貌美被丈夫收做偏房,进门不久就做主将阿仪嫁给冼家管家的儿子,小春和冼家长子年纪相仿,大冼紫芫几岁,冼紫芫打小就伺候在母亲身旁,对小春一直唤做姐姐。

“二小姐,您小心些。”小春有点不放心,看了一眼那所庭院。老爷新娶的这位妾室原是府上重金请来教大小姐冼紫瑷学琴的师傅,一来二去的,大小姐的琴还未出师,这位师傅到成了老爷的新妾。

冼紫芫点点头,这个时候去触父亲最宠爱的妾室霉头一定是引火烧身。

小庭院的门虚掩着,这位新嫁入冼府的女子到是个颇有雅兴的人物,本是京城里最有名气的琴师,虽然已过三十,之前一直未曾婚配。庭院里挪来一棵柳树,栽在庭院里一个小小的池水边,池水里面养了些荷花,几片荷叶绿油油的甚是惬意的飘在水面上,池水边柳树旁有一个用木头搭建的小亭子,里面一桌两椅,桌上放着一把古琴。

父亲的新妾婉卿就坐在桌前,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丫鬟打扮的女子伺候在一旁。听见冼紫芫的叩门声,婉卿停下调琴的动作瞧向门口,唇边划过一丝嘲讽的微笑,早知道冼夫人是个耐不住的女人,自己不露面,又让伺候她的冼家二小姐过来找茬。

这条冼夫人身旁最最忠心的‘狗’,据说自出生这丫头就守在冼夫人身旁,也难怪,虽然是一母同胞,但论容颜,论气质,她都不是她姐姐冼紫瑷的对手。以冼夫人的傲气自然是不愿意这个女儿在人前让她丢丑,好歹未嫁入冼府前这位冼夫人也是京城有名的美女之一。

婉卿只是欠了欠身子,到是一旁的奴婢客气的笑了笑,“二小姐好。”

听对方只是奴婢打了声招呼,婉卿虽然是妾,但因着是父亲的妾室也算是自己的长辈,冼紫芫略微有些尴尬,一时不晓得要如何开口,迟疑一下,微微弓了一下身子,口中客气的说:“婉姨好,这位姐姐好。”

婉卿面上带笑,不冷不热的说:“二小姐呀,有什么事吗?这天热的人难受,不在房内呆着,什么事不能让伺候你的奴婢跑一趟?”

冼府里的人都知道,冼家两位小姐是一母同胞,双生女,降临人世的时间几乎分不出前后,可冼家老爷和夫人极是疼爱大小姐冼紫瑷,对这个冼紫芫就冷淡许多,出生就被交给阿仪带着,后来就和阿仪的女儿小春一起伺候母亲冼夫人,说是冼家的二小姐,其实就是一个近身伺候冼夫人的丫头。

虽是和大小姐一同出生,但二人容貌品性都相差许多,大小姐冼紫瑷自小就聪明美丽,极讨人喜爱,小小年纪就被京城有权有势的关家定了亲事,说给了关家的大公子关宇鹏,而这位二小姐,就在伺候母亲的时光里长到如今,容貌虽然不难看,但也只算得上是眉清目秀不让人讨厌,也不见有什么琴棋书画或者女红之上的过人之处,只除了身份比小春强些,其他的再无可圈可点。


……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章节

Copyright © 网络免费小说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