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免费小说联盟

要实现他的想象力,只能是动画

深焦DeepFocus 2018-06-19 12:44:57



策划│深焦编辑部

编辑│尼侬叁


 主持人


黑犬

影迷


 嘉宾

嘚嘚

影迷

○往期评分

《心理游戏》91 《兽爪》90

《四叠半》89 《乒乓》88

《春宵苦短》86 《恶魔人》83

《海马》86 《露之歌》80

✦✦✦✦✦✦✦✦✦✦✦✦✦✦✦


FLCL

影迷

○往期评分

《心理游戏》90 《兽爪》80

《四叠半》90 《春宵苦短》65

《恶魔人》60

✦✦✦✦✦✦✦✦✦✦✦✦✦✦✦


海带岛

影迷,出版社编辑

○往期评分

《心理游戏》90 《兽爪》90

《四叠半》80 《春宵苦短》70 

《恶魔人》80



黑犬:


各位嘉宾老师好,我是本次的主持人黑犬,请各位多多指教。


本次圆桌的主题是汤浅政明,最近汤浅政明的新作《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有很高的呼声,我们不如以此为切入点展开讨论。


私以为汤浅政明的近作《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没有自我突破,诚然,它继承了汤浅政明的想象力,但在先锋气质上却不及《四叠半神话大系》,《心理游戏》等,这部作品对于汤浅来说还停留在重复自己的阶段上,各位觉得这部《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在汤浅政明的所有作品中是否能名列前茅呢?


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 夜は短し歩けよ乙女



FLCL:


主持人好,我是FLCL,也请您多多指教。


我认同您的说法,即汤浅在《春宵苦短》中并没有体现多少突破,因此显然本片并不能在汤浅的其他作品中脱颖而出。实际上,我认为汤浅在本作中似乎有意地“收敛”了自己的风格。
    

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 夜は短し歩けよ乙女


在故事层面上,《春宵苦短》基本上是按照时间顺序的平铺直叙,一开始就交代清楚了各个人物与他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像在其他作品中那样对叙事做手脚。虽然原作中的一年四季在本作中被压缩为了一天,然而我并不认为这种改动在叙事上有什么重要性。充其量是让故事变得更连贯,而这种“去碎片化”恰恰是汤浅在其他作品中体现的叙事风格的否定。在汤浅的其他作品中,要么在故事的一开始缺失了某些重要角色的信息(《海马》《兽爪》),要么故事的发展显得没有逻辑直到最后才有线索将整个故事串联起来(《心理游戏》《四叠半》)。汤浅这种所谓的叙事风格也许并不成熟,并且可能会使得观众在一开始难以理清故事的脉络(比如汤浅的各种短篇就基本上没想把故事讲清楚),然而这毕竟算是汤浅风格的一部分, 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叙事的模糊化也能留给观众一些自己想象的空间。
    

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 夜は短し歩けよ乙女


在呈现形式上,一些典型的“汤浅元素”在《春宵苦短》中消失了,或者几乎消失了。比如说夸张的广角透视,扭曲的人物动作和表情,在动画中插入经过处理的实拍的照片,等等。实际上,如果去掉最后的冬天部分和“脑内大作战”,我觉得我都不太有把握说这是一部汤浅的作品。最让我感到违和的地方是内裤大头目演话剧的部分,人物动作的作画确实很精彩,但是这种严谨扎实的“真实感”显然并不是汤浅的风格,而且“话剧”或者“舞台”这么容易玩出花样的元素汤浅居然踏踏实实没往里面塞乱七八糟的东西真的让我感觉有点奇怪;当然,作画上的亮点是有的,应该基本上都是出于大平晋也的原画(冬天部分和脑内作战部分和风有关的部分比较明显)。然而,大平的作画在哪一部作品中不是亮点呢?
    

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 夜は短し歩けよ乙女


总的来说,个人感觉汤浅和大平在本作中并没有“玩起来”,汤浅可能是为了扩大受众面而刻意压抑了自己的风格(汤浅自己也说过他有叮嘱过大平不要“画得太恶心”),因此我并不认为本作能在汤浅的所有作品中名列前茅。



海带岛:


主持人好,大家好,我是海带岛。


确实,《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出来以后很多人都说没有什么突破,和《四叠半神话大系》像又不及,但这种说法我个人觉得不太公平。

 

(左)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 夜は短し歩けよ乙女/

(右)四叠半神话大系 四畳半神話大系


在我的评价体系里,《春宵苦短》虽然不如前作,更不如他的早期作品,但它本来就是《四叠半神话大系》延长线上的作品而已。

    

有頂天家族

出版社: 幻冬舎


众所周知,两部都是森见登美彦的小说,《四叠半》早一些,《春宵苦短》稍晚。虽然07年的《春宵苦短》和08年的《有顶天家族》就差一年,风格却完全不一样。《太阳之塔》《四叠半》《春宵苦短》都是大学宅男的奇幻想象和现实重叠的作品,拥有同一种气质,它们饶舌、充满爆炸性的丰富细节,但相对地,也拥有青春浪漫和无边的想象力,虚实交错,脑内脑外连成一片。《有顶天家族》则是全架空作品,更加神话系,而且主角不再是饶有趣味的人类宅男。这两种森见小说都动漫化了,本次主题是汤浅,加上我不怎么喜欢《有顶天》此处《有顶天》搁置。


四叠半神话大系 四畳半神話大系


回来说汤浅,他对《四叠半》的动漫画可以说非常完美,不论是人设、世界观、叙事方式、视觉处理都呈现了原作的精神,"四叠半中见宇宙“。最重要的是,还将二次元特有的“燃”完美融于这部作品的青春感,大胆的视觉语言甚至将森见的想象力又拔高了一层。但这部作品的先锋性不是突然冒出来的,剧情和表现方式都有他以往作品的特点,比如FLCL老师说的大广角、多线叙事、实拍照片的穿插,还有单色块刻意营造的平面感和非真实感、画面的速度感,这些在《心灵游戏》还有一些短片中都能看到。这部作品确实是神作,汤浅旋转的视觉画面和森见博学的文字结合得恰到好处。


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 夜は短し歩けよ乙女


在这个对比下,《春宵苦短》就显得有些没劲儿。人设已经定了,基本的色彩元素也不再新鲜。故事也不是TV结构,长篇电影这种整体感更强对流线型冲突更友好的形式可能也给了汤浅一些压力。《四叠半》的叙述角色是很多变的,一开始的自白切入就非常适合做多线程叙事。《春宵苦短》则一开始就很上帝视角,时间地点人物给定,从这开始我就觉得汤浅对这部作品的野心没有很大。虽然故事本身仍然充满奇幻色彩,千杯不醉的少女啦,古书街之神啦,但叙事明显友好多了,复调少得可怜,脑洞也没那么强势。可能就是想讲一个不可思议中带着中二和尴尬,最后依然回到温情的单恋故事,一部有私货的爱情故事。


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 夜は短し歩けよ乙女


所以,客观来说《春宵苦短》从手法探索确实不如汤浅其他的作品,但这和它的坐标轴有关,它是一部森见青春物语的续作。我这种“系列粉”会觉得高明度的色彩,有时旋转的镜头感,为了呈现作者密度超大的文字所使用的小心思(比如古书阶部分的可爱的解说线条)还是很让人受用。



嘚嘚:


主持人和各位嘉宾你们好!


首先致敬下《春宵苦短》里最为经典的一段台词:


动画将所有东西联系到了一起,千禧年后汤浅政明遇到了另一个动画天才渡边信一郎(《星际牛仔》),他们的首次合作是在《心灵游戏》(2004),改编自罗宾西的漫画,出品方是由森本晃司和田中荣子(曾为吉卜力的制作人)共同创立的STUDIO4℃;


心理游戏 マインド・ゲーム


森本晃司曾在《阿基拉》时代任大友克洋左右手,曾于1995年协同MADHOUSE推出《回忆三部曲MEMORIES》,大友克洋总监督、今敏编剧,轰动日本;


回忆三部曲 Memories


而汤浅政明和MADHOUSE结缘合作了《兽爪》(2006)《海马》(2008)《四叠半神话大系》(2010)


MADHOUSE


在2006年STUDIO4℃与Michael Arias合作将松本大洋的漫画《恶童》改编成动画电影,2014年汤浅政明又将松本大洋的另一漫画《乒乓》动画TV化;


乒乓 ピンポン


在《乒乓》上汤浅运用了古早的Flash技术而同样用在了《宣告黎明的露之歌》(2017)上;


同年汤浅沿用了《四叠半》的原班人马,将森见登美彦的另一部作品《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动画电影化。


要说《春宵苦短》有没有自我突破,和海带岛老师看法一样,单拿出这一部电影去讨论有失公允,因为《春宵苦短》是《四叠半神话大系》的延续。别说自我重复,他最大的艺术性实验恰巧就在于重复。


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 夜は短し歩けよ乙女


“真正的重复”是会带来两种效果,一种是反讽,第二种是幽默,从本质来说,重复更是一种僭越和例外。还记得《火花》中师傅神谷才藏那场经典的漫才表演吗?下半场的表演重复上半场的表演,播放的声音也是上半场表演时录下的,结果是,重复的不可完成产生了笑料。汤浅在TV版《乒乓》中,江上,原本在原作里只有一场输给月本后“那就去海边吧”的戏,汤浅让这个龙套角色出现了好多次,不仅真去了海边,还去了山林,最后一身热带雨林归来的装束出现在结尾,他始终是在用着重复所带来的幽默感的。


四叠半神话大系 四畳半神話大系


同时,重复产生了如克尔凯郭尔所说的自我革新。《四叠半》中,前九集都在絮叨如果主人公“我”入校时加入了另一个社团会怎样,到最后两集,将前面所有的平行时空贯穿,宇宙炸裂,所有时空的我,所有时空的小津,所有时空的的明石,全部汇聚,重复成为情感的叠加,从无聊、丧到拥抱生命和猫汤面,“我”在重复的迷宫中发现了自我。在超越了逻辑和理性的法则下,重复在四叠半的空间里创设了一个“我思”的场域,在里面挣扎的是精神意志的抗辩,将黑色反讽和黑色幽默统一在了永恒复归的四叠半中。


《春宵苦短》虽然没有《四叠半》在时间感和段落感的特点,但同样他也试图在90分钟内造成“重复”的结构。黑发少女寻找伪电气白兰地的奇妙之旅,在主题上是有延续的,“不要错过良机”是贯穿《四叠半》和《春宵苦短》的核心。在森见登美彦的小说里,是发生在春夏秋冬四个季节的四个小故事,而在汤浅的电影里,他把一切糅合贯穿,在夜色魔幻下,四季的轮替产生了结构,黑发少女一站又一站的遭遇产生了节段,追逐的少年不断出现又不断错过。兜兜转转,少女的爱情被少年唤起,这是尼采的:你爱她,就去接受“错过”的永恒轮回去追逐她,就提升“N次方”地去爱她。


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 夜は短し歩けよ乙女


要比《四叠半》更喜欢《春宵苦短》的地方,正是在于导演对酒神精神上的肯定(因为我是个酒鬼)。


汤浅政明


汤浅政明和今敏、森本晃司、渡边信一郎是一代人,都是经历过上世纪六十年代反体制化文化时代结束的,自轻井泽事件之后,这一代人开始自我反思,内向的亚文化日益蔓延。所以能理解汤浅政明选择森见登美彦的原因,他笔下的男主人公,就是这一内向文化的代表,他带着极为絮叨的内心独白登场。这里非常想讨论的是在《四叠半》里高密度独白这一特点。气口,是人吐词之间的停顿,在这两部作品中,是连气口都被塞满的。我最早是从《搞笑漫画日和》看到这种日式配音方式。一般的人声是会有诉说感,然而,在高密度独白中,一种让人难以忍受的“内部声音”成为耳鸣效果,人声变成噪音,“无休止的言谈”使人筋疲力尽,一系列事件发生却又相互抵消,无聊与虚无喧嚣尘上。这正是荒野。


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 夜は短し歩けよ乙女


《春宵苦短》的主题曲《荒野を歩け(在荒野前行吧)》,让人想起寺山修司在1966年出版的《啊,荒野》所引发的“荒野说”,作家五木宽之也受其影响出过一本《青年以荒野为目标(青年は荒野をめざす)》。“荒野”不是什么积极的词,其中的丧,和《四叠半》的喧闹,是孤独个体一体两面的表达。


但《春宵苦短》,不再有《猫汤》时期的暗黑,《心灵游戏》的难理解,减弱《四叠半》里的丧气絮叨,加强类似《乒乓》里的情感羁绊,他所宣扬的价值观,是超越《四叠半》这样半悲观论之上的强力意志:感冒&健康,年迈的李白&正值芳华的少女,爱的偶然性&必然性,酒的苦涩&甘甜,退缩&勇敢告白,信步而行&为爱驻足,等等,在所有丧气的表征之后,都有一个更为积极和向上的对型设置,不断叠加和累积,产生触及心灵的共振,一切都在行进,都在跳舞,都在青春。如同《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夜歌”:“ 夜来了:现在一切热爱者之歌才苏醒过来。而我的灵魂也是一个热爱者之歌。”


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 夜は短し歩けよ乙女




黑犬:


谢谢诸位老师在第一轮讨论中的精彩发言。在第一轮的讨论中,各位多多少少提及了汤浅政明的叙事方式,在接下来的第二轮讨论里,原谅我钻牛角尖,希望各位能在汤浅政明的叙事方面为我解惑——以《兽爪》为例,汤浅政明的作画风格在最后一集与故事的黑暗基调互相补充,相得益彰,也如在《猫汤》中,汤浅政明完美地以自己的画风驾驭了一个诡谲的童话,但反观《海马》,汤浅政明的故事构架似乎还有些薄弱,且汤浅政明在《兽爪》的剧情设定上也并非处理得游刃有余,缺了一些收缩自如的老练,各位认为汤浅的剧情设定薄弱在何处,有哪些败笔?


少女椿


再,我猜想如果对汤浅政明提问“为什么非得是动画”,得到的答案将是“只能是动画”。私以为动画能最大限度地摆脱现实框架放大人物的心理状态,因为它可以无限度地夸张,天马行空才成为可能。联系到去年一部漫改失败的作品《少女椿》,打破次元壁的尝试屡屡受挫,倘使汤浅的作品有了真人版,它是否能还原半分汤浅的精髓呢?换言之,“只能是动画”的回答,是否是汤浅最终的答案?



FLCL:


我认为叙事一直都不是汤浅的长项,实际上对于叙事的分析也不是我的长项,因此这里我只能简单说几句。


心理游戏 マインド・ゲーム


处女作《心灵游戏》中的叙事问题是最严重的。虽然每一个段落的处理都带有具有想象力的幽默处理,因而整体的观感是比较轻松的,但是整个影片的节奏是混乱的。导演用了过多的笔墨描写主角一行被吞进鲸鱼肚子之前的情节,并且给主角设计了很多碎碎念似的内心独白,但是实际上表现男主对女主的基于荷尔蒙的懵懂爱情实际上一个画面甚至一句台词就能传达的很清楚。虽然说这种设计可以强调男主懦弱的性格,但是为什么不把这些段落挪到被吞进鲸鱼肚子之后再进行呢?显然在鲸鱼肚子中的段落是全篇的核心,也是鲸鱼这个线索串起了几代人的故事,并且最后主角一行奋力越过鲸鱼嘴也似乎是对于“把握现在摆脱循环”的暗示(或者说明示),而这似乎也是全篇内容上的核心。


因此,过多的描写进鲸鱼肚子之前的情节显然会打乱全片的节奏。至少我个人在第一次看的时候一直以为被鲸鱼吞下只是主角一行“冒险”中的一个小插曲,没想到鲸鱼肚子中的故事竟成了全篇的主线。简单说就是有一些不分主次吧,汤浅的动画电影似乎多少都有这个问题。


在TV 动画中这个问题就没有那么明显了。因为动画的单集时长很短,制作过程又比较紧张,每集的演出(单集监督)通常又都不一样,因此留给汤浅“自由发挥想象力”的空间就比较少,这样多少就能保证单集内叙事的连贯与通畅。


兽爪 ケモノヅメ


海马 カイバ


主持人提到了相较《兽爪》《海马》中的叙事问题似乎严重一些。我认为这是《海马》这部作品半单元剧的形式所导致的。《海马》的前半部分基本上是每一集讲一个星球上发生的故事,这些故事本身很短小但是又多少呼应了“记忆”这个主题,而且有些还具有催泪的要素。因此单独看这些小故事还是非常有意思的,不过如果将这12集作为一个整体看的话后5集对于主线的推进似乎是显得有些紧凑了。不过实际上,我认为《海马》的整体的节奏还是比较流畅的,毕竟最后5集也将近占到了全篇一半的篇幅。这种半单元剧动画的集数越长节奏就越不容易把控。


星际牛仔 カウボーイビバップ


像《星际牛仔》这样26集还能做到节奏张弛有度的半单元剧作品实在是非常少见,更多的还是像《死亡代理人》《狼雨》这样(这两部还都和星际牛仔有些关系),开篇惊艳但是越往后越混乱,以致到结局基本上就全面崩盘了。(值得一提的是,汤浅初入动画界担任单集作画监督的《八犬传》也是这样一部令人遗憾的作品)


关于主持人的第二个问题,恕我没有办法给一个严谨的回答。就我个人而言,说“将某部作品原本的艺术形式替换成别的艺术形式是必要的,或者是可行的”,意味着“替换之后的作品或者理论上很有可能会获得较原作更高的艺术价值,或者在概率上很有可能会获得较原作更高的艺术价值”。根据上述解读,我对于动画真人化总是保持怀疑,就更不用说真人化汤浅的作品了。也许动画的真人化是可行的,但是这种真人化(我认为)必定相当于重新创造一部新的作品。实拍片很难在动画的基础上“加”点什么,如果想超越原作,就势必需要大刀阔斧地另起炉灶。


乒乓 ピンポン THE ANIMATION


稍微说一点与此相关的题外话:汤浅的《乒乓》是一部成功且优秀的漫改动画,但是我并不认为汤浅的改编为原作增加了任何价值。显然,内容上二者基本是一致的;形式上,松本大洋在漫画中的天赋似乎是汤浅在动画中的天赋也没法比拟的,松本大洋已经在画格中把用线条把《乒乓》画到极致了。


漫改动画如此,动画真人化似乎就更显得像是天方夜谭了。



嘚嘚:


在谈论他的故事架构之前,想着重强调一下汤浅政明在艺术形式上的探索。


乒乓 ピンポン THE ANIMATION


克拉考尔曾就指责迪士尼的动画离开动画片应具有的特性。因为在仿真剧情片里,所有“动画规律”被剧情所掩盖的,物体运动遵循的始终是物理规律。而在汤浅政明的动画里,所有仅属于动画的艺术性全部能够看见,它不具有那种物理的逼真性,而是绘画的,因此“只能是动画”。因而很欣喜的看到,汤浅政明的动画回归了动画早期,那被认为是一种节奏和形式的艺术,他的动画是“节奏动画”。


四叠半神话大系中的实景+二维线条手绘


汤浅政明的动画有着强烈实验性探索:通过对物体的抽象简化,搭配“速写式”的抖动线条塑造了一个个“轮廓动画”,这恐怕是早期在亚细亚堂时期积累下来的风格,松软又乖张,显然是受到先锋派绘画的影响。其次在摄影和调度上探索了人类经验之外的效果,奇异透视,接近低广角的视野,有着极强的张力。在材质的使用上,他喜欢用迷幻(psychedelic)色彩,撞色搭配、混合形式(3d渲染、炭描、水彩),时而又运用后现代风格,拼贴艺术,直接将照片中的人脸剪下来贴在动画角色脸上,将平面空间(二次元)和立体空间(三次元)打通。在美术设定上,汤浅每次合作的人都有独特的风格性,《海马》和宫沢康纪合作,汤浅在访谈中提到是一种“松软状的人物”,恰如其分;《四叠半》《春宵苦短》把中村祐介那类似印刷版画的线条和色彩保留了下来。


大岛满


音乐成为汤浅表达节奏感的另一个必备要素,《四叠半》里的高密度独白,《春宵苦短》里有歌剧(音乐创作大岛满,曾以《钢炼》出名),《兽爪》里的爵士和雷鬼音乐(第九集),《乒乓》里有电子乐(2018年新作《恶魔人》也是同一个音乐监督牛尾宪辅),《露之歌》里的电音,音乐与绘画在他这里是碰撞与叠加的关系,如此强关联。往前追溯,可以感觉到他深受森本晃司或是渡边信一郎的影响,森本晃司曾说:“视觉的创意往往来源于音乐,或者是在喝醉以后和跟人们谈话的时候产生出来。”迷醉,恐怕是可以用来形容汤浅政明的。


非要说他的弱点,我只能粗浅地说他在叙事节奏上存在问题。成也是节奏,败也是在节奏。

 

兽爪 ケモノヅメ


和《海马》一样,《兽爪》是他的原创作品,其精彩在细节和形式上,而非整体架构,所以显得有些高开低走,不满意结局的仓促和大团圆,更是使得观众们发出,“这其实就是个爱情故事啊”这样的感叹。而改编作品《乒乓》,松本大洋的原作并不是那么好改,主角乍一看是阿扁(星野裕),最后一战的赢家也是阿扁,然而全部的叙事重点和情感认同都是笑爷(月本诚)。这可能是松本大洋原著漫画本身存在的弱点,但同样看得出,汤浅政明对阿扁这个角色是理解薄弱的:双男主设置的失衡,从原著延续到了动画。在以上两部作品中,汤浅政明对于艺术形式表达的看重可能要高于文本。


汤浅政明的动画改编,对于松本大洋,他是在做漫画的动画化,大部分镜头沿用漫画;而对于森见登美彦,汤浅在进行文字的视觉化改编,所以在《四叠半》和《春宵苦短》里,叙事的节奏被调整得不错,高潮点的控制较之以往是节制的,也是有效的。这里要夸夸他在故事架构上非常有意思的特点,这一特点在《四叠半》的叙事里达到了高潮,即:将一个假定的拟态和一个具体的时态相结合。


千年女优 千年女優


在今敏的《千年女优》中就是这样一个通篇使用假定叙事手法的电影,今敏利用想象打通了立花源的现在时态叙事和藤原千代子的过去时态叙事,呈现了一个弱假定状态,使得观众不知哪里真哪里假;《四叠半》也是处于非假定和假定之间的模糊地带,重复叙事,单元性的循环,我们都以旁观的态度去看待这部影片的时候,最后两集被告知,不可往来的时空都是相通的,假定性随即被削弱,我们随着角色一同坠入时空迷宫。


海带岛:


1.非线性叙事中的元素

上一轮大家都说到了汤浅的非线性叙事,这个说得很多,想直接将这个当作基础前提,写这之上汤浅剧情设计的两个小元素。


1)悬疑类型元素

汤浅的故事,是非常具有“悬疑色彩”的。悬疑故事中的埋梗和解梗很适合汤浅爱用的非线性结构。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心灵游戏》,《兽爪》则次之。


心理游戏 マインド・ゲーム


《心灵游戏》是汤浅第一次担任导演的长篇作品,一开头就在湿漉漉的摇晃镜头下给了一个悬念“被追杀的人是谁,她为什么被追杀”,之后故事开始正常线性逻辑。但在这个线性剧情中,不断铺设各种各样的玄机,埋藏了很多命运交叉的细节,最后在一个超长走马灯中先前埋藏的暗示倾泻而出完成了环形的剧情。


兽爪 ケモノヅメ


《兽爪》也有一个悬疑问题——“杀死父亲的是谁”。逃亡和最后的大BOSS之战一步步接近这个问题,而弟弟的诸种表现也暗示着某个被遗忘的命运秘密。汤浅很懂得将这种悬疑感融入自己冷硬狂野的画面中。


2)无限的副本

另一个很有魅力的元素是为剧情“添加副本”。


心理游戏 マインド・ゲーム


汤浅在《心灵游戏》的“死亡时刻”重复了几次主角的选择。他不断坠入冥界,以奔跑之姿回到死亡瞬间重新做选择,最终逃脱死亡。《四叠半神话大系》更是疯狂的副本之作,同一个命运点的不断膨胀,并行的选择,无限扩张的时间点厚度。(我自己觉得《兽爪》也有副本设计,体现在后半部中每集变换的画风和开头的食人兽恶搞短片,这是一种形式上的副本堆叠。)


兽爪 ケモノヅメ


这种处理除了服务主题“人生的必然与偶然”“宅男的想象可能”之外,还有临床心理学中“重复再现的治愈方法”这一逻辑(有理由相信汤浅对临床心理学很有研究,《梦的机器》中纷至沓来的意向非常容易对应弗洛伊德,《兽爪》的人兽恋处理也非常拉康)


但更重要的,我觉得这是“电玩一代”的思维。游戏中主角不断被重置的生命,重启和选择都能对标到汤浅对自己主角的操控上,也让整个叙事的线条更丰富,也就是所谓的更天马行空。


2.叙事的缺陷


以个人趣味来说,我可能不会把下面这个问题当成叙事的缺陷,但确实会引起节奏上的遗憾。


汤浅的编剧作品,有时会给人一种“粉饰太平”的感觉,也就是说以非常单纯、唯一的主题将之前铺张开的疯狂故事结束掉。我所感受到的汤浅的趣味是纯真和恐怖并存的,这表现在他对作品的诸种设计中,他喜欢以纯真来结束恐怖的大爆发和大疯狂。


兽爪 ケモノヅメ


《兽爪》最是。其实我真的觉得《兽爪》完全就是爱情片——一个永恒的浪漫的话题。但,它讲的是人兽恋,所以必然携带着暴力、血腥和残忍。它的每一集名字都和“味道”有关,最后又强调这和味道无关。“味道”是一种非常本能的东西,甚至联系到兽欲,片子本身也是床戏不断,被认定为R15放在深夜档播出,但最后的画面却和男主角第一次见到女主角时重合了——浪漫的跳伞。大BOSS在那么一段残酷甚至可称为恶心的设计背后,也无非是因为“爱之不得”。


兽爪 ケモノヅメ


《兽爪》中我最喜欢的场景有3处。

1.是两人逃亡途中,男主将女食人兽捆绑在床上性交,SM的趣味、甜蜜的欢愉混同着兽变的狂气。画面多以隐晦的光影、剪影来突出兽爪的粗犷,配声却充满喘息的温度,密度非常高却又充满矛盾的表现力。


2.是支线剧情中同是人兽恋的一对情侣,武士背叛众人带着女食人兽逃亡,最后却被吃掉。女食人兽将武士的头放在海边的椅子上,说了句“再见”,轻盈地头也不回地走掉了。这个支线有浪漫主义、理想主义的色彩(虽然是一厢情愿的),但最终非常残酷,重要的是汤浅将这种残酷以非常明快的色彩来处理了。


3.是利香与俊彦在摩天轮上的谈判。摩天轮的梦幻、浪漫和它老旧破败的气息已经两人谈论内容的沉重、之后的欲望发展这些元素在这个场景下即静谧又动感,镜头的变化也很多。这些都是其“纯”与“狂”的交织。


兽爪 ケモノヅメ


汤浅的恐怖和黑暗有时候会让他对剧情的切割非常利落、狠心,比如利香和弟弟的死在剧情上都处理得非常干脆,但在节奏上却好像是掉拍了,之前铺陈了那么多戛然而止,这其实也是体现他对配角角色掌控的问题。他的恐怖也会让疯狂不断膨胀,大BOSS最后的形态已经极恶心之能事。在这种超出常人的疯狂程度下,他的纯真又让剧情的最后呈现得非常明亮单一,这其实很容易让人产生逆反,尤其是在长篇中。


摔跤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キックハート


而另一部我非常喜欢的汤浅的短片中,这种纯真和疯狂的张力也非常迷人,但因为其短小而显得没有突兀感和失落感。片子叫作《摔跤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两位主角是变装拳击比赛的参赛者、表演者,在场上以超越物理逻辑的线条凶狠对垒。镜头还是招牌性的大广角,人设非常粗狂甚至让人联系到美漫,但最后以纯真的谜底结束。我不知道这种纯真和他之前参与《蜡笔小新》和《樱桃小丸子》这类儿童动画的经历有没有关系,但至少“小新”的幽默感他是沿袭了的。


宣告黎明的露之歌 夜明け告げるルーのうた


汤浅不是剧情上的绝对能手,他更多的才华还是在视觉表现上。我们都没有提《宣告黎明的露之歌》,应该是因为全flash失去了汤浅的视觉风格所以都不太觉得这是汤浅的作品。这部的剧情汤浅和吉田玲子一起做的,他最早想把“异世界少女”设定成吸血鬼的,整个故事也更阴郁,但最后在对方的建议下变成了可爱的人鱼,人设也找了《午前3时无法地带》的ねむようこ合作。可爱的角色、柔软的画面,还有水这种元素、flash本身的平滑都让整个剧情的高潮没有那么疯狂,最后的纯真也就没有那么突兀了,但这显然不是我们的取向,所以汤浅保持那种矛盾挺好的。


3.为什么非动画不可


其实我一直觉得动画和真人电影之间的区别,或许不是能更随意地表现,而是能更随意地省略。


这个问题让我想起参加《不成问题的问题》见面会的时候,梅峰说“最难的是,老舍写小说可以把不想在意的东西直接省去,可拍摄的时候,场景里连一个花瓶都要做好。”


少女椿


《少女椿》的改编失败很说明问题。按道理,它很尊重剧情,客观来说人设也还原够了,可成品就是带着一种赝品版的塑料感,一种装腔作势的疯狂,因为它的画面里有很多现实世界的杂音。这些是真人拍摄无法避免的,现实世界的“正常”会渗入画面,无处躲藏,比如一条真实的河、一株真实的树都会搅乱画面的重点。


少女椿(青林工芸舎)


真人化时的这种画面杂音对视觉风格鲜明的动画作品非常致命,如果是《恶之华》那种实拍手法应该真人化的难度会小很多。但像《少女椿》的原作漫画,会发现很多构图是用高度对比的色块来完成的,杂音被完全收编,这在真人化时非常困难。


汤浅的作画当然也是非常具有个人特色的,这方面说得已经非常多了。构图和色彩还能对标到一些艺术史时刻,比如《心灵游戏》中的姐姐的画与毕加索,《梦的机器》与达利,《兽爪》与高更和野兽派,还有嘚嘚说到的《四叠半》中的版画。这种对标很容易让我想到绘画和摄影的异同,绘画可以省略,而摄影往往侧重于记录。


四叠半神话大系:恋爱与垂钓之地面潜航艇 

四畳半神話大系 恋と釣りの地面潜航艇



汤浅的作品除了夸张的人物心理描写,时空的错乱外,画面的高度集中和象征性也是真人化的困难之一,真实世界的杂音太多了。在他鲜明的画面中,并非是要模拟现实,或者重现现实,其表现力往往是以非常紧缩的元素来呈现张力,浓缩现实,有时甚至以速写的线条来呈现主体。


这是一种非常原教旨主义的动“画”,是追求奇观、3D、逼真感之前的动“画”,这也注定汤浅的作品,“只能是动画”。



黑犬:


再次感谢各位老师的精彩发言,圆桌已持续一个月余,恰逢汤浅政明《恶魔人》引起热议,我们不如趁热打铁,来讨论一下这部动画。


恶魔人 Crybaby DEVILMAN crybaby


关于《恶魔人》,希望各位能先谈谈对它的整体印象。


私以为这部动画有两个硬伤,其一,情节有太多不合逻辑的地方。可能是因为时间太短,剧情跨度较大,动画中的许多情节都有头无尾。但对于这部动画我依旧有感动之处,比如死丽濡的合体与子噬母的部分;其二,首先我不否认这部作品中爱与善良的闪光,它在人魔对峙的背景下以人类之间的相互残杀去拷问人性,最终以爱来回答人性,看似有深意但什么都没解决,因为它看似在揭露人性,不过是在剧中为许多人物的恶设定一个数值,而女主的存在则像一个永远能包括这些数值的值域,她一直在谅解、爱,在我看来这种永恒的包容其实是最不人性最不真实的,它和剧情的设定一样都是架空的。


デビルマン(永井豪 ,1972)


出于私心,我有个子问题:我最感兴趣的地方在于,《恶魔人》和原作相比,它有哪些继承和创新? 希望各位能为我解惑。



嘚嘚:


1972年永井豪漫画《恶魔人》

1972年胜间田具治的动画《恶魔人》

1987年OVA《诞生篇》

1990年OVA《妖鸟斯丽奴篇》

2000年OVA《默示录篇》


“没有一部改编动画能完整呈现《恶魔人》的”——汤浅政明的这部完成了。


 永井豪 与汤浅政明 


《恶魔人》是长老级别的动漫作品,将《神曲》融入到漫画作品中,“引诱者”撒旦带来了末世;作品中流露出永井豪对人性之恶的巨大失望,放在战争、宗教、物种、死亡的框架里去审视,这一目光同样也延续到《寄生兽》《进击的巨人》《EVA》《亚人》等等作品之中。


恶魔人 Crybaby


从原型上看,《恶魔人》是一个英雄故事,普通的高中生走出日常,受到撒旦的引诱进入了鲸鱼之腹,获得超自然的恶魔力,匡扶正义,心爱的女人落难,在遭遇种族性的灾难后,向父亲赎罪,在忠于古代神话的作品中,英雄几乎会在结尾中高潮性地死去,使得英雄回归到神圣的世界里。


汤浅的《恶魔人》整体感受是一个高开低走的动画,可能是汤浅太好的节奏感风格化,在第一集炸裂了所有的期待值,往后看到3、4集,就觉得不如《兽爪》了,当看完漫画,也看到了改编的努力。


高达Reconguista in G 人物设计


和永井豪的差别,最直观的是人物设计的不同。本次的人物设计是仓岛亚由美,曾参与《高达Reconguista in G》的人物设计,其表情的丰富加上线条和漂亮的笔触,远离了原作粗犷炭笔笔触的恶魔和类手冢治虫的青年漫设定。有利有弊,利是使得飞鸟了(撒旦)爱上不动明(恶魔)有种萌的CP感,攻受的位移转换都能被接受;弊是人设的美型,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线条变化的自由度。


大河内一楼


而大名鼎鼎的大河内一楼作为编剧,在《高达》《反叛的鲁鲁修》《黑执事》《太空丹迪》之后,挑战了《恶魔人》。大河内的发挥有时候不稳定,因原创三部曲《罪恶王冠》《革命机》《甲铁城的卡巴内利》得到过烂尾差评,但也有科幻神作《星空清理者》和因《反叛的鲁鲁修》最后一集一跃成神的例子。虽然永井豪本身也是走哪画哪的性格,连结尾高潮部分也是在不知所措情况下绘制的,但我觉得本次的改编是不错的,我就抛砖引玉。


恶魔人 Crybaby


首先动画版将美树她们改编成田径运动员。奔跑从远古时期追捕猎物或是躲避灾祸,和平年代的人们将力量的过剩用体育竞技的方式排解。人物在ep01的核心问寻是“为什么想要奔跑”,在这个追问下,有了美子对美树的自卑和嫉妒和后来的变身为魔;而在ep09中美树在河边的奔命将奔跑主题延伸到生命力的释放,与悲剧的死亡结果形成强烈的拉扯;而在ep10则变为意志接力棒,人类的美子把接力棒传给美树,美树传递给恶魔人的不动明,但每次到飞鸟了的时候接力棒掉落,这是一个寓言:所有历史进程中的生命,都会葬身于鲸鱼之腹(全人类的子宫)中,只有撒旦飞鸟了,成为这一神话循环的起屹点。导演这样解释:“其中的接力赛,象征着在结尾的时候,无论谁死了,都会将这种意志给传递下去呢。”这种意志,是什么呢?尼采有个诗意的比喻:超人就是那“自转的轮”。飞鸟了和不动明,究竟是谁继承了超人的意志?田径元素另一个特别的地方在于不动明变成恶魔人之后那鬼畜的跑步姿势,也是将《春宵苦短》里诡辩之舞的幽默感延续。


恶魔人 Crybaby


其次大河内补充了很多飞鸟了和不动明儿时的回忆,这在漫画中是没有的,使得飞鸟了和不动明有了鲜明的性格特征和宿命般的关系。大河内强化了不动明爱落泪的点,以此作为象征,表明他尚保留人性,而改动较多的是飞鸟了。在漫画里飞鸟了和不动明一同为人类担忧,最多是明哲保身,并没有有意识地设计谋去挑起人类的恐慌(那是政治家干的事),甚至他对事件和自己的认识都是模糊的。而动画里,飞鸟了的对生命的冷漠是从儿时就开始,他变得更纯粹,更不像人,他唯一于心不忍的是不动明。当世界逐渐崩坏,飞鸟了意识到一切都按照自己想法走的时候,动画没有原著处理清楚,而撒旦意识觉醒的那段很不满意,直接将“我必须了解自己”这种中二台词搬上来,这波操作也只有大河内了。


除了主角线索做了合乎逻辑的扩展,原本配角人物都有了较多的丰满:


恶魔人 Crybaby


街头的不良少年,改编为嘻哈三人组。将暴力和恐吓以轻快和有趣的方式呈现,在一定程度上削减了普通人的恶,丰满了小人物内心的善,最后的拼命保护也变得合情合理。同时嘻哈三人组所带来的旋律感,使得这部主题沉重的本子标记上汤浅的标签。美子和嘻哈男孩的爱情与死亡也处理的非常细腻和出乎意料。


恶魔人 Crybaby


动画更是保留和强化了妖鸟死丽濡的篇章,漫画比较干脆利落讲述了妖鸟死丽濡大战恶魔人不动明,后与佳蒙合体为战献身,在动画中加大了恶魔们彼此的欲望,这欲望与人类的爱相同;而站着死去的画面还原了原著也更比它震撼。同时在尾巴处也原创了“恶魔之间也会有爱吗”这一命题,这成为不动明和飞鸟了的矛盾核心。


恶魔人 Crybaby


美树的弟弟太郎线承载了对于宗教的拷问——漫画中讲《圣经·创世记》的那段,在动画里移到了妈妈带着太郎去教堂那里,以此获得救赎,然而等到信奉基督教的父亲找到他们时,太郎变成了恶魔吃掉了自己妻子。宗教线索同时也和地球上出现的神祗光球相关:耶和华派两位天使去毁灭索多玛和蛾摩拉,耶和华怜恤罗得,让他带着妻女出逃,告诫不要回头看,而罗得的妻子往回看了一眼,于是变成一根盐柱。动画里没有说清楚,其实那些飞机上的士兵们接触到光球就变成了盐柱。


恶魔人 Crybaby


除了人物情节的补充之外,更为特别的是情色与暴力的使用甚至突破了原漫画的尺度。笼罩在这部动画之上的两个原型,是代表性爱的厄洛斯和代表死亡的桑纳托斯,两者成为绝佳的戏剧创造力,仅一线之差。这在《兽爪》中更为突出,由香会在性爱过程中随时会因为兴奋变身怪物,俊彦为了和她完成性爱过程,两人经历了各种尝试,这其中隐喻了SM、传达了爱因性的不可完成而分裂等等议题;而在《恶魔人》中,性爱平面化为官能刺激,略显噱头。



FLCL:


我认为恶魔人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就我个人而言,接连看了汤浅近期的几部作品真的是一部比一部失望,以至于有点不记得自己究竟是喜欢汤浅哪儿了。


永井豪与汤浅政明


是剧情方面的吗?大概不是,他的原创作品大多叙事混乱,改编作品故事的内核又不是他自己的;是作画方面的吗?这个问题可能比较复杂。大体上,作画厨的偶像都是各位原画师们,而不是监督。因此他们在分析作画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脱离原作单独把作画优秀的镜头拎出来讨论。也正是因此,在我们说“我喜欢这部作品的作画”的时候,很有可能我们喜欢的只是“画出这些作画的原画师们”,而不是这部作品本身。这就跟在实拍片中,我们夸一部片子的表演很棒实际上夸的是演员而不是导演的道理是一样的。因此,虽然汤浅作为一名原画师实力很强也有自己鲜明的风格,比如他非常擅长让人眼花缭乱的镜头运动和透视变化,但是喜欢他的作画并不能直接导致我们喜欢他的作品。简而言之,好作画会让我们更加喜欢某一部作品,但是一般不会成为我们喜欢某一部作品的根本原因。


恶魔人 Crybaby


所以究竟是什么让我们如此对汤浅着迷呢?对我来说是质感。


不同于上面分析的两个方面,“质感”并不是单纯的内容或者形式。确切的说,质感是一种感觉,而不是某部作品的内在属性。我们说一部作品有某种质感,我们并不是说它具有“某种质感”这个特点,而是“它能让我们感到某种质感”。


并且,质感是一个整体性的感觉,它需要依附于某一个“环境”。现在让我们来想象一个“具有坚硬质感的桌子”,我们脑中呈现的基本上不是一个单独的桌子,而是一个在环境中的桌子,比如一个在牢房中的铁桌。值得注意的是,想象一个单独的铁桌并不能让我们感受到坚硬,这只能让我们认识到这个桌子具有坚硬这个属性。


恶魔人 Crybaby


而一部作品的整体就像是这个“环境”,这个环境不是其中各部分的简单组合,作画音乐剧情单独都无法构成环境,因此在作品中使用各种方法营造具有某种质感的环境就是导演的任务。我认为汤浅是营造质感的天才。以海马为例,汤浅运用各种小细节在这部作品中营造了一个柔软有弹性但同时又坚硬冰冷的空间:这是一个童话世界:人物都是圆圆的轻飘飘的,一个个星球就像是一粒粒糖果,记忆空间的开口在有人进入的时候会被撑开变形……;这也是一个科幻世界:人被提取的记忆是一个尖锐的小圆锥体,警察的武器可以直接把人融化成液体……;前者柔软的质感与后者尖锐的质感相融合,就成了诡异或者猎奇的质感。


恶魔人 Crybaby


但是在恶魔人中,我们什么质感都找不到。暴力和色情本可以带来某种“充满荷尔蒙的质感”,但是恶魔人中的暴力和色情并不诉诸质感,而诉诸理性。我们只能“认识到”暴力和色情,而无法直接感受到暴力和色情。实际上我们能感觉到导演是有意这么做,因为本作中基本上没有出现特意展现暴力或者色情的辅助镜头——比如说展现被肢解的尸体的特写镜头。当然,诉诸理性也未尝不可。但是在恶魔人中我们的理性认识到了什么呢?我们认识到的只有大河内的说教和煽情。


这可不是我所喜欢的汤浅政明。



海带岛:


我直接先说结论吧,汤浅的《恶魔人》是“有爱走遍天下”式改编,和原作是有很大的价值观出入的,但我还是挺喜欢。


恶魔人 Crybaby


这个结论在成型的过程中经历了一个跌宕:第一集近乎激动人心的震撼→中段剧情松散带来的失落→最后一集大决战后感动并重拾喜爱→读过原著漫画之后简直想手撕大河内→回过头捋一遍差异点觉得动画也有自己完整的价值观→说这么多可能其实还是色彩感觉最圈粉。


内心波动很多,我是非常同意嘚嘚的说法的,汤浅这部新TV在中段节奏上很有问题的,尤其是加了支线人物之后,很多地方都有些散乱,结尾好歹用高潮式的爆发拉回来了。画面上,我当然会觉得汤浅的人设和线条更亲近一些,但这其实更多是因为时代距离。


恶魔人 Crybaby


言归正传,下面重点主要回答主持人的问题,1972年版永井豪的《恶魔人》和2018版汤浅政明的《恶魔人》到底有何不同?


1.用爱发电——人与恶魔

有个说法是,大河内是“人类的好朋友”,一点没错。汤浅版《恶魔人》最重要的特点还真是从精神层次上改造人和恶魔的形象,编剧使用的工具就是“爱”。


不动明与死丽濡


全篇最具煽动性的恶魔角色,我想应该很多人都会选择死丽濡。她与同伴合体,歇尽全力在战斗中死去,阳光下的笑就是恶魔精神的徽章了。在原作中,死里濡疯狂的战斗欲也好,同伴舍身共死的决心也罢,都是被统筹在恶魔族对胜利、对力量的崇拜和渴望中的。结果呢,漫画版来了一句台词”你觉得恶魔有爱吗,我觉得那分明是爱啊”。原作里根本就没有这样一句所谓“keyword”。原作中,死丽濡的美恰是和爱无关的,所以才愈发动人。但到了动画里,直接成了“恶魔也有我们人类所特有的爱啊”这样的潜台词。大河内想说明什么?为了说明恶魔其实和我们人类并不是截然二分的?人类也有恶,而恶魔也有爱。不得不说,这改编虽然扩充了恶魔的形象,但不得不说太幼稚了。


牧村美树与美子


至于人类形象呢。女主在原作中实际上是比较单一的(也和篇幅有关),整体是一个少年漫画里的青梅竹马、初恋爱人。但在动画里,汤浅明显给了更多细节的部分,又让她成为跑步运动员,有更多直接的立场表达,也有很多所谓爱的说教场景。另外,还为她安排了一个内心非常丰富的竞争对手,对方嫉妒她,痛恨她,为自己而感到不甘。跑步的设定,带出了重要的台词如果要比跑得快,人还不如狗呢,人的肉体是非常脆弱的,根本不堪一击,但人在这种有限的生物能力中不断去挑战着什么,这是大河内和汤浅眼中人非常难得和可爱的一面。而人的内心呢,其实有非常多龌龊不堪的想法,甚至是无法压抑的本能,但人类有不可磨灭的爱,最后不论多么龌龊的想法都能被爱感化。我甚至觉得加这个支线剧情和人物就是为了中和原作中在战争这种自相残杀的场景中表现出的人类的贪婪、自私和恐怖。而战争这部分,后来永井豪也有说过,他是在影射二战时期日本年轻人被征召入伍的惨状,恶魔更容易侵入年轻而健康的身体也是为了服务这一隐含的寓意。



恶魔人 Crybaby


恶魔人,作为人与恶魔的中间样态,即拥有人的心又拥有恶魔的身体,这点和原作是一样的。但最后的广场大联欢,人类一个个上去承认恶魔人的正义感,与之拥抱。这个画面太矫情了,想要说明即便在如此严酷的现实中,人类中仍然有人保持着爱的信念,整个剧情又是被“爱”给糊弄过去了。


可以说,“爱”是大河内对人的赞歌,他从原作中提取出的重要的keyword就是“人类有爱这个武器”。


2.匮乏的冷酷——撒旦

而爱的对立面就是残酷,汤浅版《恶魔人》最失败的改编就是对飞鸟,也就是撒旦的改编。


飞鸟了


在动画中,飞鸟经常表现得冷若冰霜,哪怕是添加与阿明的童年剧情时,也是很对立性地被呈现为一个无爱的人,一个没有眼泪的人。对人类的态度也呈现出扁平的憎恶,撒旦究竟为什么要毁灭人类?仅仅是一种宿命性的残忍吗?最后决战之后,面对阿明的死,撒旦居然嚎啕大哭?我真是气到要吐血。反转是没错的,但撒旦整个的行为逻辑几乎崩溃,没有被清晰地交代,是一个非常任性的角色,最后好像在自作自受地痛失爱人一般。在失去中学会了“泪流”。


不动明与飞鸟了


这种“爱”的改造是很偷懒的。在原作中,撒旦一开始让阿明变成恶魔人是潜意识里知道人类要被毁灭,但是又不想要阿明死,所以才让阿明成为恶魔人好在自己建造出的新世界中继续生存下去。他对阿明的整个态度是符合这个大前提的,最后面对阿明的死,在经历过漫长生命历程之后的他,只是说了一句“希望你在另一个世界好好睡一觉。”而这背后,撒旦对人类的毁灭是有强大的理由和价值导向的。


3.差异背后的价值观

改编如果存在出入,有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这些出入只是事实层面的差异,还是存在价值观上的根本不同。


我认为在这个案例中,是有根本不同的。


漫画《恶魔人》(永井豪)


很多人觉得永井豪的《恶魔人》更加癫狂、黑暗,拥有史诗气氛。在我看来,这并非仅仅因为粗狂直接的画风,还因为豪爷在讨论一个非常古老而沉重的问题——如果造物主是全能全善的,又为什么要在人间创造恶呢?这是基督教阐释学的一个重要课题——“恶”到底为什么存在?我们应该如何处理恶?无数教派和神学家,围绕这个问题做自己的阐述,奥古斯丁的结论影响了很多人,就是“恶”并非和“善”是对立而平等的,从哲学层面来说,它只是善的缺失,是善的不完全。也就是说,世界是一元的,这个源点就是“善”、是“爱”,教徒是要抹杀“神”其实创造了“恶”的事实的,要将“恶”的主体性从理念上抹杀。在原作中,豪爷是批驳这个观点的。在撒旦的独白中提到,造物主隔了很久回到地球看到恶魔族大面积繁衍,想要消除这些被造物的变异,消除自己造物过程中的这个bug。而撒旦则出面阻止,认为他们有权力生存,并且最后从天使堕落为魔鬼,成为恶魔族的统领,与造物主战斗。


漫画《恶魔人》(永井豪)


撒旦在这里是一个反叛的英雄,他揭露造物主的虚伪,他为原本就应存在的恶而战斗。而最后,撒旦的顿悟并非因为“爱”的感召,而是因为他突然意识到,如果因为人类的“愚蠢、脆弱和虚伪”就要将他们毁灭,那自己和那个要毁灭恶魔族的神又有什么区别呢?人类的软弱、恐惧正是世界的一部分,恶魔的争斗心也是。撒旦是这个故事的主角,他提供主视角,在处理“善”与“恶”的关系,人类的软弱所代表的善,与恶魔的强大所代表恶,是平行、平等而共存的。

 

恶魔人 Crybaby


我认为汤浅的《恶魔人》实际上没有去深入探讨这个问题。大河内的剧情是完全的基督教耶稣对立撒旦,耶稣是至善的,爱哭鬼,眼泪代表了爱的结晶,耶稣为了愚蠢的人类而殉教。撒旦则是至恶的,甚至在基因中写着毁灭,甚至诱惑耶稣堕落,最后却因为耶稣的死而落泪,等于是一个被感化了的结论。这样就导致他对撒旦的处理是很让人遗憾的。


恶魔人 Crybaby


但为什么吐槽了这么多,我还是会喜欢这个改编呢?除了画面,我想和我之前对《兽爪》的喜欢是一样的,就是汤浅绚丽的画面背后总有一种单纯,他为问题给出的答案甚至有可能是幼稚的,比如《兽爪》中的爱情。大河内是人类的好朋友,汤浅也是人类的好朋友,虽然他常常把人放在手术台、显微镜下抽骨扒皮。


-FIN-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高逼格迷影手账,火热预售中⬇️


点击查看关键词


每分钟120击至暗时刻伯德小姐

缭乱的裸舞曲至爱梵高第一夫人

帕丁顿熊2毕业生小丑回魂底特律

童女贞德脸庞,村庄奇门遁甲

浮云妖猫传你的名字。CMBYN


欢迎为深焦口碑榜投票


Copyright © 网络免费小说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