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免费小说联盟

【小说】《曾是朝衣染御香》-尽我倔(第二十三章)

天一阁配音工作室 2018-06-19 16:55:06

对于李焕,昭询心中还是有几分不放心。这便对韩及道:“你现在这里照顾李老将军,我现在去找李焕。这几日你都不要回城,有什么事情随机应变。若是有什么意外可以不必联系我,一切以安全计。”

“是。”

交代完毕,昭询立即策马往自己的茅庐赶去。刚赶到就发现门外有马匹,一定是有其他人在先到了。

“难道……”

容不得犹豫,昭询决定先进去看看。没想到来的不是别人。

“伍修?”只稍有疑惑,昭询便想明白此事。凭借伍修对他的了解,要找到这里并不难。

“韩先生,我等你几日,终于……”

李焕率先开口,可昭询现在并不想和他说什么,他看向伍修,伍修立即明白他的意思。

“李小将军,你爷爷的事情我们稍后再说,请容我与韩先生单独谈话,可否?”

李焕见伍修这么说,也就先退到屋外等候。

“伍兄前来,可有说辞?”

“也不是别的,只是这孩子如今还真不是你能庇护的。”

昭询并未料想伍修会这么直白,或者说此事已经发展到这样的地步。

“没错,陛下如今已经知道这孩子的身份,最后的事情就是解决掉他。”

“难道说,伍兄如今要……”昭询并不想做最坏的打算,但现在只有伍修一人,就算是要逃跑也很容易,只看伍修的立场如何。

“我并不想做这样的事情,最后的决定也不是我能控制。我一个人来,是因为如果你知道真相的话,你也会同意我的决定。”

昭询不再说话,他想要伍修把所有的事情都讲清楚,就算要走,这点时间还是有的。

“你知道他是司马氏如今唯一的后嗣,那你知道他的母亲如今还在人世吗?”

“他的母亲不是十七年前已经被杀了吗?”

伍修摇摇头道:“当年下令赐死司马九族是在三月,问斩再九月,而这孩子在十一月出生,你可曾怀疑过?”

昭询细想不得,只听伍修继续道:“当年唯一放过的,就是司马期的妹妹,当初在问斩前特赦流放,半年后成了贵妃司马氏。可这妹妹无人识得,就好像横空出世一般。”

不用伍修再说下去,昭询便猜到这位所谓的“司马氏”到底是何人,这么说来,伍修前来相助也说的明白了,救自己父亲还有……自己的儿子。

毫无疑问,如果是这样,李焕就多了必死无疑的理由,却也有了一线生机。

“伍兄,我想我们背负的重托是一样的。你现在是想告诉他真相吗?”

伍修沉默片刻,转头望向门口,好像能看见门外的李焕一般,道:“这孩子,我如今还说不准,可总归会知道的,不在此刻。如今是魏帝要见他,我既为魏臣,总有不得已之处,能让我来带人,恐怕也是顾念贵妃的意思。”

李焕等在门外,距离两仗的位置,就这么定定的站着扎马步。从小他就比别的孩子少些乐趣,行为举止多受军中长辈影响,站坐都有自己的规矩。

等了一炷香的时候,正堂的门打开,李焕这才回头,看见昭询对他点点头,才转身走入室内。

“李焕,这位伍先生是你父亲生前好友,如今你爷爷也有妥善安置,只是暂时还不能与你相见。外界流传你爷爷已死的消息也是假的。”

李焕就这么听着,默不作声,等着昭询真正要说的话。

“但是,现在你还不能和你爷爷见面,你明白吗?”看到李焕点头,昭询才接着说道:“现在,皇上要见你,而伍先生也是来带你走的。”

李焕没想到此刻事情会这样发展,也没想到如今要去面见皇上,一时无措。

“皇上是要拷问我关于爷爷的事情吗?”

伍修道:“不,皇上的意思只是想见见你,你爷爷的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天下都知道他已经死了,当然,这是名义上的。”

“那是什么?我不明白。”

“只是去见一见,有什么事情我都会照应,不会有事的。”伍修说完看向昭询,昭询也看到他眼中的肯定。

“韩先生呢?”

“既然有伍兄的保证,我想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有什么事情见过皇上再决定罢。”

李焕稍有犹豫,此刻也必须坚定了,如今的情形是陛下放过了自己的爷爷,就是想见一见他,虽不明白是何用意,但就算这样,有了韩先生的保证,他也应该答应。

即使,很有可能这些都是骗局,眼前的两人都不可信,自己现在也不能逃走。

“好,我答应韩先生。”李焕坚定的向昭询说完,又转向伍修:“皇上要见我,那是何时?”

“明日,不过要早起侯在宫外,所以今日就要跟我回府。”

“我送你去。”昭询此刻还是有些不放心,却没想到李焕完全不这么想。

“不必了,韩先生,既然我爷爷还活着,还要烦请你将他送到安全的地方,我可以自己去伍先生家里。”

昭询看着眼前的李焕,他眼里带有少有的笃定,说出的话仿佛是昭询不容拒绝指令。

昭询少有的楞住片刻,随即反应过来,答应了李焕。确实,李硕的转移也是十分迫切的。

“好吧,那你一个人去,收拾一下东西就跟伍先生入城。”

最后还是昭询目送着伍修和李焕的离开,这才转身策马离开。

 

 

李焕挺直腰杆,跪在大殿之外,已经有一个时辰了。

魏帝传唤了他,却又让他在殿外跪着,始终没有开口让他进来。

夏宗绪坐在殿内,却没有殿外跪着的人平静。

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似乎说什么都不对,他知道,他还未能了解自己的身世,包括他的母亲。对此,夏宗绪居然觉得于心不忍。

此刻的贵妃司马氏,或者说该叫她李婉儿,正端坐在偏殿内,一扇门的距离,有她的夫君,还有她的孩子。

三个人之间,带有一种微妙的安静。

夏宗绪放下手里的卷宗,在最后一份奏章上批下评语,再没有事做。在他一旁,元述安静的等候着吩咐。

“带到城防营。”

“遵旨。”元述抬头,座上的魏帝已经离开了。

李焕莫名跪了一早上,现在又被随便安排到什么城防营。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个皇帝要做什么。

“城防守卫嘛,每天按不同班制,早晚守城。至于以后是城门守卫还是巡城守卫就看乐统领的安排,我呢是负责后勤的队长,以后你叫我刘队长就好,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你是叫什么?李焕对吧,嗯?”

“啊,是,刘队长好。”李焕想着事情,忽然被叫到,这才反应过来,眼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点点头,尴尬一笑。两人已经到了营房宿舍,刘队长很好心的打开了房门,带着李焕进来。

“以后你就住这间,这屋还有一人住,等会回来你们认识一下。”刘队长望着李焕,稍微提醒了一句。“以后时间长着呢,总是发愣可不好。对了,你有包袱没有?”

李焕摇摇头,他包袱还在伍修府上。

“那这样,晚上你来找我,先换上之前的旧制服,新的制服过两天补给你。现在快到中午,先跟我熟悉一下营房就去吃饭。”

李焕跟着刘队长熟悉过营房,又来到食堂吃饭,众人对他多少有些好奇,不过吃饭时间紧张,看过几眼就不理了。

“今天你先回去,回房还是四下看看都可以,不过你现在还没有腰牌,还是不要离开的好,以免回不来。下午我还有别的事情,你就自己安排吧。”

“好,我明白。”

“还有,以后给你安排的房间是平时用的,你的腰牌明天大概就能发下来,这个要到禁军那边领取,明天我带你去就好。以后每隔五天便会安排一天放假,值班守卫都是有班次安排,休息的时候你可以自由出入。”

“不过你刚到京城,该知道这里宵禁严格,太晚了就不要出去了。以后还有很多要记住,不明白的可以来问我,其他的也可以问问这些守卫,大家都是一个营的兄弟,以后要多跟他们熟悉。”

刘队长一项是个热心肠。这次上头来的人也说得不多,刘队长不太清楚李焕的情况,只是这人看着挺沉稳,没有公子哥的派头,便猜测他没什么背景。所以交代了很多,见李焕听得认真,这才满意离开。

李焕吃着手里的馒头,仔细打量着眼前的食堂。这里没有案几,只在灶台前用泥土夯出一块地方,摆上一些套碗,锅里煮好一些菜肴,每人可以领取一次。

李焕不自觉的将这里与军营比较,从心里觉得这里的饭菜要比军营里好太多。

吃完饭,营房里又是悄声一片,各自都有各自的班次,吃过饭还要接着做事。

李焕没有事做,房间里到没有回去的必要,不过暂时不能出去实在太无趣。便决定沿着营地四周,再具体勘察一次这里的地形。

一圈走下来,李焕估计这还不到一个时辰,除去宿舍房屋就只剩下几件办公之处,刚才刘队长已经和他一一介绍过,只是沿着营房边缘筑起的土墙十分不同。

心中有底,李焕打算回屋。没想到现在就要在这里落户了,原本以为就要在军营里度过一辈子,现在却要这里给人家守城。一天前还觉得自己就要没命,现在却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李焕心底升起一丝预感,这感觉他说不出来,却又隐约觉得这平静来的太快。他只能按耐住这份情绪,等着事情的变化。

往期回顾:

【短篇】《病名为爱》 —祭司

【推荐】《一如年少模样》---陈鸿宇

【翻唱】《匆匆那年》—蚊嘞嘞

天一阁能听能看能撩

关注就能获得一个可爱的我

欢迎各位投稿文字类或声音类作品

官微长期征稿!

联系方式:

qq:384481490

邮箱:qingshengwan@163.com

微博:@青声挽



Copyright © 网络免费小说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