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免费小说联盟

教授大人,求抱抱(热门小说完结文)

搬运工资源 2018-06-19 13:59:02

第一章  小三找上门


    小三挺着肚子找上来的时候,我才知道未婚夫出轨了。


    我是大学讲师,教广告文案写作,那天在给学生上课,因为是三节课连着上,课间休息我就在教室里给学生放可口可乐的经典广告。


    有个孕妇走进教室。


    我的学生都好奇地看着她。


    她朝我走过来,笑着问我:“是丁时宜吗?”


    我点头,在脑袋里回忆,似乎不认识她。


    她道:“我叫温路,你可以叫我小路。”


    态度非常温和,脸上的笑也叫人心生好感。


    她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叫我完全懵住:“我怀了宁棋的孩子。”


    宁棋是我的未婚夫,跟我是同事,我们都是文学院的老师,我听见学生已经开始窃窃私语,因为他们都知道我跟宁棋已经订婚。


    我一时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扯出一个笑:“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她摸着她的肚子:“没有错,我知道宁棋也是这里的老师。”


    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往她肚子上瞟,这么大的肚子,估计有六七个月大了吧,我想起七个月前,正好是我跟宁棋订婚的时候,他柔情蜜意地拉着我的手,在我爸妈面前许下承诺,要一辈子对我好。


    我用力撑着讲桌,说不出话来。


    这个叫温路的女人,依旧是笑:“我知道你跟宁棋已经见过父母了,但是没办法,我想给宝宝一个家,你跟宁棋分手吧。”


    我皱眉,不知道为什么她能这样轻松地跟我提出要求。


    她还在继续道:“我和宁棋在一起两年了,本来我也不想插足你们,但意外怀上宝宝,我还是希望能给宝宝一个完整的家,我不想再拖下去,所以就来找你了。”


    我不由瞪大眼睛,我跟宁棋是在大四时恋爱的,因为都留在本校读研,又是同一个导师,也就顺理成章成了男女朋友。


    算起来,我跟他确立关系四年,而他跟这个叫温路的女孩子竟然牵扯了两年!


    偏偏我一点也不知情……


    “宁棋不愿意来面对你,但他也是同意的,他也想要这个宝宝。”温路道。


    我听着,模模糊糊地想,宁棋今天好像还有课,是给新闻专业的学生上现代文学,他现在应该就在隔壁教室,我转身就往外走:“我不信,我要去找他问清楚!”


    才走到门口,温路跑上来,拉我的衣服:“他没来上课,你找不到他的。”


    我没理她,还是往前走,事实上我脑子里乱糟糟的,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一定要找到宁棋。


    她跑到我前面,挡住我的路:“他已经递交了离职,以后不会再来学校。”


    我盯着她,一点也不相信她的话。


    她道:“以后宁棋会来我家公司帮忙,我们家只有我一个女儿,以后家业都是他的。”


    我咬牙:“如果我不放手呢?”


    她脸上的笑立刻没了,换成了哭脸:“那我家宝宝怎么办……”


    我直直望着她:“你是小三,你知道吗?”


    她忽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姐,你就成全我们吧!宁棋他怕你恨他,不敢跟你讲实话,可他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你还年轻,还是个大学老师,很容易找对象的,你就放手吧!求你了!”


    我目瞪口呆,没想到她刚刚还笑嘻嘻的,转眼间就变了个人。


    她爬过来抓我的裤腿:“姐,我真的很爱宁棋,求求你把他让给我……”


    我想抽出脚,她却把我的小腿抱得更紧,而且还用肚子来蹭我的鞋子。


    这个动作让我愣了下。我下意识地按了按裤袋里的手机。


    她突然大喊:“啊……我肚子好痛……姐你为什么踢我,我知道你恨我,可孩子是无辜的啊!”


    我愕然,我根本就没有踢她!


    她抱着我的腿,眼泪啪啪地往下掉:“姐,你也太狠心了,为什么要害我的孩子……”


    我眼前一阵发黑,几乎站立不住。


    我终于明白了她的意图,她是想用这样的方式叫我跟宁棋分手。


    她之前的笑脸,刚刚那一跪,都不过是为了给现在这个剧情做铺垫。


    我努力撑着墙角才站稳,木然地望着她。


    如果可以,我也想给她跪下,让她不要在这里闹。


    我看到我的学生全部围了上来,看到隔壁班的学生也跑出来看热闹,都在指指点点。


    我捂着自己的胸口,好像不是愤怒,也不是难堪,就是很难受,像堵着个东西。


    她还在哭着喊:“好痛……我的肚子好痛……”


    我慢慢地往外抽脚,她忽然一下子抱得更紧。


    她侧倒在地上,一手拽着我的裤脚,一手抱着肚子,下身好像流血了。


    我错愕不已,赶忙蹲下去。


    无论我恨不恨她,无论她有多少算计,这种时候还是孩子要紧。


    有学生在喊:“快叫救护车!”


    温路拉着我的手:“姐,求你原谅我……”


    我打断她:“你别说话,深呼吸。”


    她摇头,一个劲地哭:“孩子是无辜的,姐,你为什么要打我的孩子,为什么要打我的孩子……好痛……”


    我不由皱眉:“我没有……”


    她突然扳下我的脑袋,凑在我耳边,用只有我们两人听得见的声音道:“你要是不跟宁棋分手,我会让你更难看。”


    我惊愕了一瞬,用力把她推开。


    她立刻就嚎啕大哭:“痛……姐,你踢了我不算,还推我……你真的一点也不顾及孩子吗?呜呜……我的孩子保不住了……”


    我冷冷盯着她。


    她身下的血还在淌,可我已经不相信她了,只觉得她在做戏。


    我甚至怀疑,她是不是真的怀了孩子。


    温路哭得梨花带雨,沾了血的那只手来拉我的裤脚:“姐,你好狠的心啊。”


    我刚要说话,有个人冲过来,一把推开我。


    来的是宁棋。


    他蹲下去抱住温路,抬头恶狠狠地瞪着我:“丁时宜,我没想到你是这么恶毒的女人!”

<1>

    我冷冷瞧着他们。


    这两人,真是一对绝配。


    一个会演戏,一个出轨。


    我双手握成拳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这时候不适合揭穿温路,她一定早有防备。


    刚刚她就已经倒打我一耙,污蔑我想害她的孩子。


    至于宁棋,他或许早跟温路约好了一起做戏。


    再说现在所有人都看着,如果吵起来,只怕更难看。


    温路见到宁棋,就像见到了救星,靠在他怀里哭诉:“棋哥哥,我们的宝宝要没了……我肚子好痛……宝宝怎么办……快救救我……”


    宁棋紧紧搂着她,握住她的手:“已经叫救护车了,你忍一忍……别怕,我在这里。”


    这两人,在我面前肆无忌惮地抱在一起,也不怕遭报应。


    哪知道温路压一把扯住我的裤脚:“姐,求求你,放了宁棋吧……看在这个孩子的份上……孩子已经被你踢了一脚,还不知道保不保得住……”


    我气得浑身发抖:“我根本就没踢你的肚子!你的孩子是无辜的,那我呢!我跟宁棋已经订婚了!”


    周围的学生越来越多,我不想再在这里被看热闹,于是不再理她,打算回教室。


    谁知道温路突然从我身后扑上来:“姐,你别生气!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一边叫囔着,一边用力撞我的腰。


    我猝不及防,脑袋磕在墙上。


    意识渐渐模糊,只感觉到自己在往地上倒去。


    之后的事我的就不知道了。


    ……


    我醒来时,脑袋还有点疼,隐约听到有人在讲话,我模糊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辆车的后座上。


    车里并没有其他人,而驾驶座的门开着。


    声音是从外面传来的。


    我抬眼望过去,便见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站在车门口。


    这人我认得,他是我们学校建筑系的客座教授叶向远。


    叶向远是这学期才来的,听说上课第一天,他的照片就在学校论坛上传了个遍。


    实在是他太帅了。


    此时此刻,从我的角度,只看得他的侧脸。


    他正皱着眉头,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可硬朗的线条和高挺的鼻梁,依然可以看出他的英俊逼人。


    我和他没说过话,不过每周二上午的课,我们的教室是挨在一起的,所以偶然碰见,也会点头示意。


    奇怪的是,他怎么会在这里。


    今天并不是周二,他应该没课才对。


    被温路撞晕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并不清楚,难道我现在是在他的车里吗?


    我看到他对面站着一排穿军装的男人,一个个身强体壮。


    为首的是个高大的青年,正挺直腰板,毕恭毕敬道:“团长,咱们整个团的兄弟都在等着你回归……”


    他还没说完,便被叶向远打断:“好好训练,别再来找我。”


    青年道:“可上面……”


    叶向远淡淡道:“与我无关。”


    说完他便转身上了车,不再理会他们。


    我有些慌乱,正在犹豫要不要继续装晕,他已经坐进来,我来不及闭上眼睛,恰好在后视镜里,和他的目光撞个正着。


    他很快便转开了视线,就像没看到我一般,系上安全带,然后启动车子。


    全程都是漠不关心的模样。


    我觉得有点尴尬,轻咳一声,打破沉默道:“是你帮了我吗?”


    叶向远嗯一声,又不说话了。


    我猜测他心情不太好,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


    他道:“现在送你去医院。”


    声音醇厚而低沉,透着磁性。


    我是一个声控,最喜欢去在网上听一些配音,真没想到,叶向远不止长得好看,连声音都这么好听。


    我不免感慨,向他道谢:“麻烦你了。”


    看来我并没有昏迷太久,我摸着还有些发疼的额头,见叶向远没有搭话的意思,重新闭上眼睛。


    之后我们便再没有交流。


    车子抵达医院,刚下车,便有一个年轻人跑上来:“二少,都安排好了。”


    叶向远点头,转向我:“他会带你去做检查。”


    他竟然安排得这样周到,我意外极了,连忙再次道谢。


    年轻人笑道:“请跟我来。”


    我跟着他往里面走,回头看了眼,叶向远已经开着车走了。


    年轻人的性格似乎很阳光,脸上的笑就没停过,他主动介绍自己:“我叫叶闻,大家都喊我小闻。”


    我忙道:“我姓丁,年纪肯定比你大,你叫我丁姐吧。”


    他从善如流,道:“丁姐,我们现在去拍片子,二少已经跟医院这边打过招呼了。”


    从之前的那些军人,我就猜到叶向远的身份不简单,但一句话就能让医院为他办事,还是军区医院,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而我身边的叶闻,看着开朗,却并不多话,像是我在电视里看到的那种豪门世家的下人,特别训练有素。


    我心里多少有数了,却并没有表露出来。


    之后叶闻带我见了医生,医生对他很恭敬,连带着我也享受了一回顶级待遇。


    检查结果出来了,我的只是皮外伤,并没有伤到脑袋。


    等医生开了药,一切都弄妥当后,叶闻提出送我回家,我婉拒了,实在是已经欠了叶向远一份人情,我不想再麻烦他的人。


    我想着,无论他的身份如何,他这次帮了我,下次在学校里遇到,我都要表示一下感谢。

<2>

    从医院出来,我并没有立刻回家,而是去了宁棋家里。


    他爸妈还不知道温路的事,热情地招待我。


    我心里忍不住一酸。


    虽然宁棋不是个东西,他爸妈却待我很好。


    我也没拐弯抹角,直接说了宁棋出轨的事。


    宁爸宁妈都是中学老师,在我的认知里,都是很正直的人。


    大约是太过震惊,宁妈半天没说话。


    宁爸则沉着脸,问:“你说他在外面找了个女人,已经两年了,还搞大了那女人的肚子?”


    我嗯一声。


    其实我怀疑温路没有怀孕,不过看宁棋那么紧张她,我又有点不确定,所以就没把疑问说出来。


    宁妈不由骂道:“宁棋这混小子,怎么这么不懂事!还有那个女人,怎么那么不要脸!勾引男人也就算了,居然还敢找上门!”


    我暗暗嗤笑,一个巴掌拍不响,这种事,不可能是温路一个人的错。


    谁知道他们是谁先勾搭的谁呢。


    但是我今天来的目的不是来指责宁棋的,我是想把这个事解决了。


    宁妈拉着我的手,道:“好孩子……你放心,我一定好好教训宁棋,给你一个交待。”


    我点头,挽住她的胳膊:“阿姨,您也别太生气,等会儿他回来了,您先别骂他,听听他的解释,也许他有苦衷呢。”


    宁妈听得直点头,一个劲夸我懂事。


    我叹口气。


    其实男人出轨,无非是管不住自己。


    现在宁棋估计还在陪着温路,我就在家里等着他。


    我倒要看看,他回来后会怎么狡辩,怎么解释。


    宁妈当着我的面给宁棋打电话,要他赶紧回来,没说我在,只说家里来客人了。


    挂掉电话,宁妈拍我的手背,安抚我:“你别担心,我会让他跟那个狐狸精断掉的!”说完之后,她又看了看我,“你……你能不能原谅他一次……”


    我没作声。


    宁妈几乎快哭了,一个劲地道歉,紧紧拽着我的手,道:“你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他肯定是鬼迷心窍,等他回来了,你骂也好,打也好,就是别提分手……算阿姨求你了……”


    看着她这样哀求我,我心里也不好受。


    我沉默着,暗暗考虑跟宁棋走下去的可能性。


    现代这个社会,出轨是司空见惯的事,说不定我遇见的下一个人,比宁棋更渣,所以其实如果能继续,我还是愿意原谅宁棋一次的。


    人呐,难得糊涂。


    我爸妈恩爱一辈子,可我知道这世界上,并不是每一个女人的婚姻都是幸福的。


    有个工作,有个孩子,我觉得就够了。


    不过这个事,也要看宁棋的选择。


    反正我是不可能巴着他不放的,如果他跟温路爱得要死要活,我自然要成全他。


    宁爸在问了那个问题后,就一直没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现在宁妈站在我这边,我想宁棋应该会回心转意吧。


    他挺听他妈的话。


    等了一个小时,宁棋回来了。


    看到我,他脸色一变。


    可能是没想到我会在这里。


    但他很快就回神,厉声道:“你怎么在这里!滚出去!不想看到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他居然会先声夺人地向我发难。


    我冷静地站着,没跟他吵。


    宁妈呵斥他:“你怎么说话呢!”


    宁棋表情一僵,随即转向她,委屈道:“妈,你是不知道这女人有多恶毒……”


    宁妈一巴掌拍在他背上:“闭嘴!”


    我笑了下:“阿姨,您让他说,我倒是想知道,我哪里恶毒。”


    宁棋忿忿地瞪着我:“你连孩子都不放过!就算你对我有意见,可孩子是无辜的……”


    我打断他,直直地跟他对视:“小三的孩子,我当然不喜欢,你最好主动点,让温路把孩子打掉。”


    宁棋可能是气到了,脸憋得脸通红:“你……你太过分了!”


    我看着他:“你现在是不是要污蔑我找了其他男人?”


    宁棋动了动嘴巴,可能是想起了我之前鱼死网破的威胁,到底没出声。


    我微微一笑:“你说我恶毒,我倒是觉得你找的小三不简单呢。你说我连孩子都想害,其实你是听她说的吧?我倒是想问问,她为什么要诬陷我?”


    说完我也不等宁棋反驳,直接拿出手机,调出视频,放给宁爸宁妈看。


    当时温路找到学时,我就留了个心眼,没想到真派上了用场。


    当放到温路凑到我耳边威胁我的时候,我按了暂停:“听见没有,她说如果我不跟你分手,我会更难看……你找的小三这么厉害,小心以后她算计你。”


    宁棋盯着我:“你居然录下来了……”


    我挑眉:“她陷害我,我难道不能反击?”


    宁棋嗫嚅了下唇角,没说话。


    我并不意外他的反应,温路来找我,肯定是跟他商量过的,否则后来他不可能来得那么快。


    两人估计早就计划好一切,逼我同意分手。


    我当然不会揭穿他。


    免得他因此铁了心要闹到底。


    宁妈满脸怒容:“哎哟这狐狸精太阴险了,哪里比得上时宜的善良大度!宁棋,你赶紧跟她断了!不然你就别进这个家门,当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我等着宁棋表态。


    宁棋支吾着,却不松口。


    我的心渐渐冷下去。


    温路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他如此死心塌地?


    我忽然想起,温路说过,她家里是做房地产的,只有她一个女儿,难道宁棋果真看中了温路家的家产?


    宁妈在一旁安慰我:“时宜,你别急,这兔崽子肯定会跟小三断掉的……”


    我看了宁棋一眼。


    他沉默着,更像是一种无声的抗议。


    其实相处这么多年,我多少了解他的性子,他倔强起来,谁都拿他没辙。


    我想了想,道:“如果你还愿意跟我一起过,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我们已经定了婚期,就在年底,两家父母还给我们准备了新房,是全款买的,两家各出一半,写的是我们两个的名字。


    他似乎是很意外我会这样说,眼神闪了闪。


    宁妈推他胳膊:“你看时宜多懂事!你赶紧给她道歉,跟那个狐狸精说清楚!”


    宁棋看了看他爸妈,对我道:“你给我几天时间,我要仔细想想。”


    我答应了。


    心里却忍不住叹气,明明做错事的是宁棋,可处于被动地位的却是我。

<3>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未完待续】

【看全本小说请到公众号后台联系客服或扫描下方二维码】


Copyright © 网络免费小说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