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免费小说联盟

爆款小说《爱似流星且听月吟》现已上线免费阅读

浅梦书屋小说网 2018-06-19 13:32:46

  "我在好奇你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秦业朗的?"严亦皓看她迟迟不进去,以为她是想等秦业朗,一想到秦业朗居然在他面前为她说话,还一副最关心她的样子,他积在胸口的怒气就散不去。更过分的是两个人还在车上眉来眼去,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当他什么,举止轻浮的妓女吗?她去拉门把,不想再跟他多说。

  严亦皓抓住她的手:"你少给我装傻,呵,蓝梦然我算看出来了。你是不是都是这么勾引男人的,欲擒故纵,然后装着楚楚可怜,再欲迎还拒,是吗?"

  蓝梦然彻底被他羞辱了,强烈有酸涌上来,她咬着下唇:"少爷,你说完了吗?我要去进了!"

  看她苍白着脸,紧紧咬着下唇受伤的表情,他又有些不忍,但是他是绝对不会道歉的。嘴里还不饶人的威胁道:"蓝梦然你给我听着,现在你是我太太,你最好给我安份守己一点,你要是敢勾搭别的男人,我会掐死你。"

  蓝梦然眼睛仍紧盯着门柄上说:"我知道了,少爷!"

  莫名的,他有些挫败!蓝梦然实在太难搞定,天下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孩,对她温柔,她拒绝。对他强硬,她冷漠。明明是就是女佣的女儿,一个下人而已,却有让让又痒又恨的意志。

  她走进去时,发现严家所有的佣人都在楼下,坐着的只有一个严亦菲。

  严亦菲看到她进来,竟笑了,笑的肩膀不在耸动。只是眼眶微红,眼角还掉出了眼泪。

  她有很不好的感觉,突然她感觉到透不过气来,呼吸也变得急促。

  "小皓,你终于回来了!"严亦菲朝他们走过来,走到了梦然身旁的严亦皓,她的笑容分外的灿烂,"妈妈在上面,你去见见她吧!"

  严亦皓皱眉,姐姐为什么让他见母亲,他平时并不常见母亲,就连要结婚母亲都没有说要见他,更不用说会参加她的婚礼。

  严建海也下楼了,他面容极憔悴,一夜之间头发竟白了大半。当他在楼梯那儿看到儿子,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笑了,哈哈大笑,笑的极致!

  "发生什么事?"严亦皓感觉很糟糕,他不曾见过这样的父亲,绝望,凄凉,还有无助!他跑到父亲面前,"爸,发生什么事?"

  严建海看着儿子,跟妻子相似的眉眼,他疯狂的笑:"你妈,荟芝,终于、终于还是死了!"

  严亦皓一时很难消化这样的事情,母亲死了?这是什么烂笑话,一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不出房门的女人,怎么可能死了!

  "怎么会?"他想从父亲脸上看到不一样的东西,一丝可以证明他说的是个谎言的东西。可是没有,完全没有,他从父亲脸上看到的除了痛苦,还是痛苦。

  "你去看看她吧!"严建海扶着楼梯的扶栏,"小皓,你要知道,你妈妈是世上最爱你的人!"

  严亦皓一步一步的上楼,他的母亲阮荟芝还躺在她的床上,房间依然是昏暗的,窗帘紧紧的拉着,只在床边那边有光线很暗的壁灯。他坐到母亲身旁,她闭着眼睛,表情很平静,你是睡着了一样。他想冲出去质问姐姐和父亲:"母亲明明还活着,她只是睡着了而已,为什么要骗他说她死了!"

  他不太敢去碰她,从他有忘记开始,他不曾跟母亲亲近过。母亲永远躲在这间阴暗的房间里,小时候他常跑到这房间来找她,叫她妈妈。她会坐在睡椅上,微微的转头对他笑道:"小皓,出去吧!这里不适合你!"

  他的意识里,母亲是不爱他的,不想要他的,连抱他一抱都不曾。他手触到了她的手,冰凉,彻底的冰凉,冰凉到他想探寻到一丝的温度都不行。她真的死了吗?怎么可以这样,她怎么可以这样,他昨天才结婚,今天她却死了!

  "你知不知道,我一直想,一直想让你抱抱我!"说完,他将她抱了起来,这个瘦弱的像一缕风的女人,是他的母亲。他十八岁了,生平第一次抱自己的母亲,她已经死了!

  "妈,告诉我,这是怎么了?"他的唇贴在母亲的耳旁,"你告诉我,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小皓,来,把你妈妈放下!"雷老太太出现在门口,她穿着黑色的旗袍,镶着金丝花边,她推了推眼睛,两手都放在手杖上。

  严亦皓转头,看到奶奶就站在门口,明明这个房间是那么的昏暗,奶奶站在那儿却明亮的刺眼。他看了看母亲,再转头问她:"奶奶,她为什么会死?"

  "小皓乖,到奶奶这儿来,奶奶慢慢告诉你!"雷老太太站在门口,对孙儿招了招手。

  严亦皓深深看了看门口的那位老人,他抱着母亲紧了紧:"奶奶,你先走吧!我想再抱会儿我妈妈。"

  雷老太太脸色暗了暗,她握着手杖紧了紧,对孙儿说道:"小皓,一会儿警察就来了,你先把妈妈放下,让她躺好。"

  严亦皓不会忘记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抱着母亲的感觉,凉!一股寒入刺骨的冰凉,那会是他永世的记忆。

  在楼下的蓝梦然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一切太突然了,突然到让她感觉特别不真实。她有注意到秦业朗进来,他的表情一直很平静。他跟严家的人打了招呼,很公式化的说了节哀顺便。她有极差的感觉,秦业朗为什么一点也不意外大太太死了!太混乱了,她不要吧胡思乱想,因为接下来的结论会更恐怖。

  她没看到母亲,母亲去了哪里?所有的佣人都在这儿,那母亲也应该在这儿啊!她悄悄的退出去,她只想先找到母亲,母亲是照顾大太太的,她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当她一出侧门,严亦菲就跟了上来,她黑着脸拉她到假山后面:"蓝梦然,收起你那份好奇心,你应该听说过好奇心害死猫。"

  "大小姐怎么知道我要做什么?"蓝梦然马上警觉严亦菲的反应,难道这件事跟她有关系?不可能,那是她的母亲呀!不对,她连亲弟弟都能下手,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这么一想,她一身的胆颤,惊恐的看她。

  "蓝梦然,我跟你说过吧!不要爱上小皓,不要再为他做任何事情,生完孩子你赶紧滚蛋,其他的事情轮不上你插手。"说完,严亦菲甩开她的手,往回走。

  "你知道真相!"这不是问句,还是肯定句,不然她怎么反应这么大呢!

  严亦菲低声咒骂一声,她转过头来拿手指着她的额头:"蓝梦然,是不是我夸过你几句聪明,你就以为你自己真的无所不能。你再多管闲事,到时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没想多管闲事。"本来也就是严家的事,她是不应该过问那么多,可她一想到那张睡椅上坐着的瘦弱的背影,心闷闷的非常难受。"我只是想找我妈而已!"

  "你不是严家的童养媳,现在的严少奶奶吗?你哪里来的妈?"严亦菲的眼神可谓凶恶,再抓着她的手腕,"现在你回去,回你那个牢笼里去,就是死在那里也不要出来。"

  蓝梦然还是不放心母亲,可严亦菲的眼神太凶恶了,像是要吃了她似的。她只能先回去,再找机会。

  她回到大厅时,警察来了,还带了法医来。蓝梦然看着穿制服的警察和法医,有一种很诡异的感觉。这个时候严建海已经不在了,二先生和二太太倒出来了,不仅神情凝重,二太太何恩琳脸上甚至露出惊恐的神色。有些擎宇留在下面,要给他们逐一录口供。大概是忌惮严家权势,没有一个人被带走,口供也是在这个宅子里完成。


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

后续全文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先睹为快!



Copyright © 网络免费小说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