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免费小说联盟

“咸有咸的味道、淡有淡的味道”—Golden years徒步随笔

温哥华家园 2018-06-19 14:00:30

7月16日温哥华晴间多云,而五十公里外的金耳朵(Golden ears)山上却是阴云密布、有雷暴可能。
心里揣着太阳的十名徒步好友不惧气候恶劣,早上7:30已经齐聚在这里


按惯例合影留念


整装出发

传说中的金耳朵徒步道是那么、那么地难走,以至于俺在通知中连写三个“难”。
真正走起来却没有感觉什么难。前6公里可以说毫无困难而言,我们健步如飞。一不小心把另外几位朋友给撇在了后面。野外活动危机四伏,团队精神至关重要。于是,我们停下来,等待朋友们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很快来到一片开阔地,稍事休整,继续加油。

跑马女神禅鱼突然说胃不舒服。中医师薛军判断为胃痉挛。薛医师即刻拿出银针,对着禅鱼头顶就扎了起来。不一会,可怜的美女就成这样啦

头顶几根“天线”、戏称为“天线宝宝”,继续坚持上山。哈哈,这下我们有自带“避雷针”,不再惧怕雷暴啦!

不一会儿,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国语声:“你们有队友受伤了!”
额的老天!今儿咋整滴?
立马放下背包往山下跑去。原来,闫大虾不小心滑倒,皮包着骨头的前小腿磕在了石头上。受伤处有淤血,队友在为他包扎

亲们,谁有磕碰过前小腿的经历?那不是一般的痛!是真痛!然而,对于闫大虾来说,“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哦,郑智化的“水手”。继续......

路边的蓝莓长得真好


山里的枫叶开始红了。


今年温哥华的夏天好像还没到来,怎么就进入秋天了呢?

低头弯腰穿过这根躺倒的大树

后面的路就变得越来越艰难了,以至于俺不得不承认金耳朵山是一个难度相当高的徒步道。
爬山时间过得很快。顶着“避雷针”的禅鱼说还是感觉不舒服,而且有头晕。看着她脸色苍白、虚汗直冒。罢了、罢了,小命要紧!在薛中医一阵狂扎、按捏之后,俺背着2个登山包,三人一起朝山下走去。其余朋友继续上山,暂且不表。


三人不急不忙下山,一边走路、一边东拉西扯的聊着。约莫1小时后,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本来穿着三件套还说冷的禅鱼双手有了暖意。美女复活啦!朋友们,点个赞吧?一赞祖国医学神奇、二赞薛军医术精湛!
下午1点回到停车场,这也是该吃午饭的时候了。饭毕,看禅鱼已无大碍,随嘱咐她车里休息。1点半我和薛医师计划探索新线路。Viewpoint trail?太容易啦!那么就Evans峰(Evans Peak)吧。一路狂奔近四公里,竟然没找到徒步起点。再仔细看看地图,额的乖乖!原来Evans峰和viewpoint是一个起点。踏上山间小路10分钟,好似走入了阿凡达世界


路遇从Evans峰上下来的一家四口,他们说山顶大雾锁山,看不到景色。那就改天再来征服这very difficult的线路吧。


完成了整个viewpoint线路,最大收获之一是实地勘察了Evans峰和Allouet山的徒步起点。


回到停车场是5点半。因为没有网络信号,只能以聊天打发多余的时间,等待登顶的朋友们归来。
7点半来了两位朋友,说他们没有登顶。

两部车一起傻等也没啥意思,其余人等就提前回家吧。
俺一个人继续耐心等待,祈祷他们平安归来吧。这不是信不信神的事,除了在心里为队友们祈祷,俺是真的无事可做。没有网络的的地方就好比大海里的孤岛。一个人在漆黑的夜晚无事可做也只能冥想。其实,这种情况也不赖:四周万籁俱寂、没有网络、没人聊天、没有香烟。好久没有过这种生活了吧,朋友?

难熬的两个小时过去了。一道光束由远及近而来,是队友远山一路小跑6公里回来报平安来了。

知道朋友们平安,而且有了个人聊天,世界一下子变得美好了许多。
9点50分又有两位队友下来了。
10点半,最后两位平安归来回来。俺回到家已经是晚上11点半。

本次徒步俺虽然未能登顶,却也有不登顶的收获,心里依然是幸福满满。

看看登顶朋友们拍来的雾山云海照片




朋友们,有木有想约起的赶脚?

哦,还有一张照片要分享。是闫大虾受伤后绑腿去掉的情况

整个一个脱毛胶纸,哈哈。



在未来的某日俺肯定会征服金耳朵,for sure!


喜欢徒步的朋友就长按二维码

老姜加您入V-Hiker



Copyright © 网络免费小说联盟@2017